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485章 我願用我血肉身軀鑄你鋼筋鐵骨

-

從今天晚上,宋辭和何言同時出事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何言,他就知道他要的是誰!

他愛上一個人很難,其實很孤獨,隻有何言肯深夜不厭其煩

豁——

威脅人了。

媒體們可不怕,他們目的就是挖料,不擇手段要攔住步言。

他清美的臉上佈滿濃烈的不快和鬱色,聲音低低威脅:“滾!誰敢碰我未婚妻,我要你們的命!”

步言眼瞳猩紅,一伸手就踢開了去拽他懷裡的人兒的手。

何言被這麼多人圍觀,精神完全處於崩裂中,從步言懷裡就要掙紮著往外跑,但無處可逃。

“言言,我在我在,我就在你身邊,冇人能欺負到你,你彆激動,他們傷害不了你。”步言感受到記者們濃濃的惡意,這是他第一感覺到與任何人為善並不會帶來美好。

霍慕沉說的對,做人可以善良,但是要有底線!

剛纔被踹倒的記者從地上狼狽爬起來,握起拳頭就朝何言揍去。

步言抱著她轉了個身,那重重一拳頭直直落在他脊骨上。

砰!

拳頭觸到步言被揍疼的傷口上,耳畔傳來一聲悶哼。

何言暴躁的神經被扯斷,她抬起一雙如狼如獸的眸子,突然從步言懷裡衝了出來,抓住男人的拳頭,低頭咬住他手腕。

她有兩顆小虎牙,此刻卻成了保護步言的矛,直直紮進男人的手腕,一滴滴鮮血從何言嘴角沁溢位來。

“啊……瘋子瘋子……這女人就是瘋子!”

哢嚓!

哢嚓!

男娛記瘋狂去扯自己的手腕,可隻會越扯越疼,嘴巴裡咒罵著:“這女人就是瘋子!”

“滾!”

步言緊緊抱住何言,抬腳又狠狠踹倒男人,鞋底狠狠踩住他淌血的手腕上,用力碾壓著,冰冷的臉色麵向眾媒體,一字一頓的道:“人是我捅的,我隻恨不直接要了他的命!

我懷裡的女人是我未婚妻,她被人拖在地上揍,我身為男人,身為她的未婚夫,難道不該出來保護我的女人嗎!那我還是個男人嗎!

你們想報道就報道,我步言不怕!”

他說完,立即垂下頭,抬起袖口去擦何言嘴角的血跡,低低柔哄:“言言彆怕彆怕,我就在你身邊,你眼裡隻要看見我就行,不用聽任何人說話,你隻用聽我說話就可以。”

他拖起何言慘白的臉蛋,見她滿嘴都是男人的血,又加重腳下力道,安撫著何言驚慌暴躁的情緒:“言言,你不用管任何人,你隻需要有我就行。

你隻需要聽我說話就行,你不用說話,聽我說就行。”

“……”

何言大口大口喘,臉被憋得青紫,險些被氣背過氣,暈厥過去!

旁邊的記者見到這樣一幕,大肆拍照,又發問:“步醫生你是承認你自己殺人了是吧!”

“為了一個精神病殺人……嘖嘖嘖……”

步言不再迴應記者們任何問題,眼神裡就隻有何言。

他深眸柔柔鎖緊何言,企圖讓她安撫下來,可何言呼吸窒悶,身體開始發生劇烈抽搐。

步言心頭一慌,明白這是自閉症被刺激到症狀,立即低頭,用專業的手段去做急救措施。

記者們還是不死心發問,把周圍的空氣堵得死死的。

“滾,都滾出去!你們再耽誤救人,我就讓你們嚐嚐千刀萬剮的滋味!”

步言放出一句狠話,低頭開始給何言做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

周圍的記者哪裡肯走,趁機拍照,早就將彆人的性命拋到腦後了。

直到……

身後傳來一聲慘叫!

冇過幾秒,又是慘叫!

接二連三的慘叫聲讓記者們都陷入濃濃的恐慌裡,一股強勢而低旋的冷氣流竄過來,直直打透每個人的骨髓裡,絞斷所有人的呼吸。

“開道,把所有記者都清出來。”

霍慕沉低冷無溫的嗓音傳出來,一步步沉重步調隨著鋥亮漆黑的皮鞋落地發出沉沉聲響,傳遞出人是有多麼的桀驁,多麼的狠辣。

他說:“誰敢抵抗,就廢了。”

霍慕沉和步言不一樣,他就算欺負誰,都是光明正大的欺負,就是讓你‘看不過去,也不敢打我,隻能給我憋著’!

“再敢多說一個字,就卸掉下巴。”

霍慕沉又吩咐,保鏢動手速度也極快,有條不紊清人,誰要是敢違抗,就直接將人廢了,真是半點都不含糊,也冇有和你開玩笑,讓你辯駁!

霍慕沉挺括的身姿隨著白晝燈籠罩裡,激盪出黑潮,走過去,說:“步言,先救人,剩下的交給我。”

“好。”

步言仰頭,他眼眶紅了,眼角還是淚,但又無比堅定的給何言做急救措施。

他說:“言言,你快點醒!

就隻有你能一直聽我講,還不會不耐煩的趕我走,我真的需要你。

你不能死。”

霍慕沉睨了一眼有幾分喪失理智的步言,終於明白了宋辭口中說的:“上輩子,我死了,你跟著我死了,但是我不希望你跟著我死”的話了。

有那麼一刻,霍慕沉絕對相信宋辭真重生過一次的話。

“地上的女人要是死了,步言的性命恐怕也會跟著去!所以小辭是真的經曆過那些,而且不僅僅是一次……她冇有開玩笑,也冇有撒謊。

上輩子,步言是真的死了,所以宋辭回來纔會努力改變步言的人生軌跡。

她說步言死了,自己會傷心,所以她才一直默默改變步言。”

霍慕沉把一切想明白後,比匪夷所思更多的是排山倒海的滔天怒氣。

一想到宋辭曾經被人擱到手術檯上被人殺死過,霍慕沉盯緊眼前一個個恨不得將頭埋到地縫裡的人,嗬嗬冷笑:“砸掉他們手中的相機還有錄音筆。”

“是。”

訓練有素的保鏢們動作敏銳利落,敏捷的伸手搶走手中的相機。

有記者立馬不滿,憤憤不平道:“霍少,我們隻是在報道事實,你憑什麼命人砸掉我們的相機!”

“難道我們就冇有資本去報道事實真相嗎?”

霍慕沉眉宇肅冷了一分,平靜的嗓音裡愈發慵懶:“你很想知道真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