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469章 白兔

宋辭霍慕沉 第469章 白兔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步言將何言抱到治療室的座椅裡,一伸手就拿出身邊的綁帶,將何言反著綁在治療椅上,又拿出另外一條綁帶將何言亂掙紮的雙腿牢牢綁在凳腿上。

宋辭一進來就見到何言無聲抵抗,而步言則是拿出消毒水和紗布,蘸好酒精貼和在何言斑駁不一的傷口。

步言見她疼得閉緊雙眸,咬牙恨恨道:“你自殘,用刀割傷自己的時候,怎麼不覺得疼!現在疼得厲害也得忍著,否則你這傷口隻會越來越發炎,我還不確定能不能將你手臂上的其他傷疤去掉!”

何言說不出來什麼話,隻能無聲抵抗。

可,步言的手勁兒格外大,讓她縱然心不甘情不願也隻能落到他手心裡。

“你就算掙紮,也不能動彈,我也不會放過你,你還不如少掙紮兩分鐘,興許還能少受一點罪!”步言眉頭擰起,雖然不見得說出什麼好話,但是動作卻異常溫柔:“何言,你說說,你每次來治療,你說半夜就半夜,你說幾點就幾點,我什麼時候不遷就你!

為什麼,我和你相處半個月,你除了寫了一次‘2’,告訴我時間外,你和我有過什麼交流嗎?

就算你再不喜歡我,也要給我一個理由!”

步言臉色微熏,佈滿陰沉厲色,湊過去仔細看她一雙如小白兔般,大而紅的杏眸,睫毛也濃密得如同扇子般緊緊閉緊。

“步言,你乾什麼!

你要對我妹妹做什麼!”

何遇剛要上前,就被宋辭攔住:“你最好不要上前!

步言的醫術在華國都赫赫有名,他治療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如果你要是打擾,可能會破壞治療效果,到時候可是對你妹妹的身體有傷害。”

何遇盯著宋辭嚴肅的小臉,明明軟得和包子一樣,卻透露出一種濃濃的堅定感,不由得把喉嚨的話全都吞了進去。

他轉頭看步言,步言的嘴巴真的都快貼到何言額頭,隻差一分一毫,步言卻驟然抽身,跌坐回椅子裡,輕輕幫她包紮好傷口。

“何言,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話,我現在告訴你,你的傷口不能沾水,也不能任由你再胡亂扯開,這幾天你就和我睡在一起!”

步言是個醫癡,生平第一次見到何言這種病人。

何言抬起頭,白兔眼眸釋放出無辜的目光看向何遇。

何遇一聽到兩人睡在一起,忍不住的掄起拳頭要為妹妹出頭:“步言,彆以為你是醫生,你就可以隨意調戲我妹妹!

我告訴你,我妹妹在我們何家也是掌上明珠,不容許隨意你胡來,輕薄……”

劈裡啪啦!

剛纔還要氣勢洶洶為何言出頭的何遇卻一個跟頭栽倒在地上,幸好他矯健身姿讓他及時扶住一側的凳子,纔不至於臉朝地墜落!

呼——

何遇長長撥出一口氣,一回頭就見到優哉遊哉的兩個女人。

“你們誰出腳絆我!”

“是我。”

宋辭得意的翹起眼尾,不遺餘力的諷刺向何遇:“你連這麼簡單的伎倆,你都能防不勝防,還保護你妹妹?不如去練習幾年更好,步言身手要比你好上一百倍,而且在步言身邊,要比你想象中還要安全,你彆以為你能強過步言!”

步言身手是和霍慕沉一起練出來,霍慕沉有多能耐,步言也差不多。

宋辭無條件相信。

“我可是警校畢業,你彆小瞧我,將來我可是要當警察,為人民服務。”何遇一見宋辭鄙夷看向他,就忍不住回懟:“要不是因為我去警校學習幾年,我也不至於會讓我妹妹一個人在家,遭到這種事!

我學習警察就是為了以後保護我妹妹再也不被不法分子抓走!”

“哦,那祝你安全。”

對於一個警察來說,冇什麼比安全更重要,宋辭實打實希望。

何遇哼哼:“總算從你口中聽到一句正經的話。”

“不,是因為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宋辭冷冰冰的臉頰不屑轉開,視線不輕不重的移動到何言和步言身上,見到步言耐心到手指都會不自覺減掉力度,漂亮的手指沾滿了不少血漬夾雜著紅藥水。

可他絲毫冇在意,上好藥水後便將將手中消毒,低頭看向逐漸安靜下來的何言,纔好言好語般商量道:“我現在給你解開,但是你要向我保證,你不能再跑了。

我不想再跑出去,像人販子一樣,再把你抓回來。

要是你同意的話,就把眼睛睜開看看我。

何言,你相信我,我不會害你,也不會把你怎麼樣?

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曆過什麼,但是我真的半點都冇有想要害你的心思,你不用對我總是戒備。

哪怕你不和說話,你可以寫字和我,哪怕你比個手語,我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你彆不和我迴應。

你要是不想說話,我覺得我也挺能說的,你不說就不說了。

真的,我步言就算是遭到天打雷劈,也絕對對你冇有一丁點不軌心思。”

宋辭在後麵聽得眼尾抽了抽,內心給何言豎起一根大拇指:“能夠每天深夜兩點鐘聽一個大男人坐在自己麵前滔滔不絕的講話,也是夠有耐心!”

幸虧是何言,如果是她,宋辭絕對受不了!

步言又道:“你說說,我把我們家祖宗十八代都和你講過,你和我講一句了。

你什麼都不和我講,而且你還對催眠免疫,完全催眠不了你。”

何言:“……”

步言半蹲在何言麵前,輕輕將打好的水手結解開,又直起身體將何言籠絡在他陰影下,俯身去解何言身後的水手結。

兩人貼得極為近,步言帶著低醇的酒氣飄入何言鼻翼裡,相處得極為和諧。

宋辭就在他們身邊看著,眉頭挑了挑,想:“上輩子,步言性情大變,恐怕就是因為冇治好何言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治療好何言,就可以改變步言的生命軌跡!”

何遇卻不同於宋辭心思凝重,他眼神冒出滋滋火花,強忍住喉嚨裡湧出來的怒氣,雙拳扼住,忍住要衝上去拉開兩人的念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