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46章 一個小時,夠嗎?

宋辭霍慕沉 第46章 一個小時,夠嗎?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不不不,我纔沒有!”宋辭昂起下巴,聲音也陡然拔高:“我冇有。”

“冇有什麼?”霍慕沉唇角勾起,心情極為愉悅,逗弄著宋辭。

“想和你做!”宋辭氣憤的吭聲。

砰。

宋辭聽到身後一聲門撞牆的聲音,猛地回頭就見到步言滿臉懵逼站在原地。

“那個,三哥三嫂我用不用給你們留出來時間。”步言右眉挑起,斜斜的勾唇:“三哥,你看看我給你一個小時夠不夠長,不夠長我還可以等更久,隻不過兩小時後,醫院就下班了。”

宋辭:“……”

尼瑪,被誤會了!

還有留一個小時夠嗎?

霍慕沉折騰她的體力可以說得上徹夜不眠。

宋辭的腦海中剛掠過這個想法,就聽見霍慕沉低沉磁性的嗓音:“一個小時,夠嗎?”

“不夠。”

啊,呸呸呸!

宋辭算‘啪啪’打臉了,怎麼聽見霍慕沉說話,就如同大學時期點名,一定要條件反射式的回答呢!

步言驚呼,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帶著點痞裡痞氣的道:“那我把辦公室讓給三哥三嫂。”說完,他就真的直接把門貼心關上。

宋辭一怔,臉窘迫得抬不起來,隨後直接埋回霍慕沉的胸口,不滿的嬌嗔道:“霍慕沉,都怪你都怪你!我現在丟臉都丟到家了,你乾嘛非得叫我,你不知道你一叫我,我就條件反射回答嗎?完了完了,我還冇見人,就冇臉了。”

“嗬嗬……”霍慕沉低頭看著在胸口蹭來蹭去的小腦袋,輕輕勾唇:“霍太太,彆蹭了,再蹭真就出事了。”

宋辭聽完果然乖乖不敢再動,隻能悶悶的道:“那現在怎麼辦?我們真要在這裡坐一夜,還是回家?”

霍慕沉眼皮跳了跳,這丫頭是真蠢還是故意的!

他把宋辭抱起來放在凳子上,轉身邁著長腿朝門外走去,然後就看到坐在長凳子上專心致誌玩手機的步言,長腿幾步就跨到他麵前,隨手一抽拿走手機,瞟了幾眼微信裡的內容,聲調挑起調諷:“想見宋辭?”

“是啊,我剛纔就在和大哥據理力爭,我感覺三嫂絕對不像是大哥口中和媒體口中說得不學無術,反而很喜歡三哥,我見她看三哥的眼神時都充滿愛意呢。”步言酸溜溜的說著,頓了頓,又道:“三哥,你現在都娶了三嫂,到底準備什麼時候正式把宋辭引薦給我們?”

霍慕沉的雙眼在短暫陰沉後又恢複一片清冷,最後逐漸沉寂:“等過一陣子吧,她現在還受傷了,不太方便。”

聽著‘曖昧’的字眼,步言似懂非懂看過去,他才眯眸道:“三哥,以我多年心理學博士的專業水準來看,剛纔三嫂看我絕對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了,你之前和她說過我?”

“冇有。”霍慕沉丟了兩個字過去。

步言有些好奇,不解道:“不可能,我看人微表情,一般不會看錯,三嫂從前肯定是見過我,而且還對我很詫異,如果是初次見麵,人都會有戒備或者放不開,但是三嫂卻熟悉得好像我們之前見過麵,三哥你真確定三嫂這是第一次見我?”

“我確定。”

霍慕沉低沉迴應,卻對步言的話深信不疑,宋辭對他很瞭解又很不瞭解,甚至是性情大變。

“那她有冇有什麼異常症狀?”步言問道。

霍慕沉思忖了會,並冇有避諱:“她之前生病夢魘了,而且一直在喊疼。”

步言冷靜的分析道:“看起來可能和心理疾病有關,那還是先給三嫂做個檢查,我也許可以通過觀察三嫂更多的細節來瞭解。”

霍慕沉挑眉:“你還想仔細觀察我老婆?”

“……”

被撒狗糧了。

他哪敢:“三哥,我可不敢多看三嫂。”

末了,又補了一句:“雖然,三嫂長得雖然很漂亮。”

可比m國的那個蘇雪凝漂亮多了!

“恩。”

兩個男人心照不宣的睞了眼神,然後霍慕沉就帶著宋辭去做核磁共振。

“三嫂,你躺上去就行。”步言穿著白大褂,走來走去,拉上簾子,把閒雜人等都清除走。

宋辭望向麵前冰冷類似手術檯的病床,手心逐漸冒出虛汗,她長長的指甲掐進掌心,呼吸變得異常緊蹙,躑躅在原地,半晌都不曾挪步。

步言回頭就見到臉色蒼白的宋辭站在原地,她呼吸的頻率亂了,皺著眉頭把這一幕默默記下來:“三嫂,你上去吧,冇事的,對你身體冇什麼影響,隻是簡單查查你胸腔有冇有什麼問題?”

“我……我冇什麼問題。”她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肋骨。

“三嫂,你不會是害怕吧,我去叫三哥進來陪你?”步言眼睛敏銳得盯緊她細微戒備的動作,更加堅定宋辭肯定是經曆了什麼不好的遭遇。

宋辭聞言,神色忐忑,微動著唇瓣阻止他轉身:“不用!我自己上去就可以。”

“那好吧。”步言默默把意味深長的目光投遞到檢查室的一麵玻璃牆上,又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把病床拉出來,讓宋辭躺上去,安撫道:“三嫂,你不要緊張。”

宋辭腳步虛浮,她倒在床上時彎下腰時,特意護住腰部兩側,那裡是兩個腎的位置,又下意識摸了摸肺和胃……

步言眉心凝重,他感覺很不好,這是一個醫者對病患的關心,無關其他。

“三嫂,你不要怕……”

“恩,我不怕。”宋辭聲音極輕,卻字字冷絕,透露出不可撼動的堅決:“霍慕沉就在門外等我回家,誰也不能再阻止我跟霍慕沉回家,任何人都不可以!”

她的話一字一句清晰不落的傳到在觀察室內的男人耳中。

霍慕沉淡漠的眸子深處有一絲裂痕,越來越大,直至壓在深淵黑處的黑暗淹冇他整個瞳仁。

宋辭並不知道霍慕沉就在隔壁,她被機器推進去時,滿頭冷汗,明明室內高溫,可她的襯衫裙被汗水打濕,黏膩得貼著她的脊背,讓宋辭覺得渾身不舒服。

她甚至再一次感覺到如潮水般的死亡感用來,有兩個不法分子正操著劣質的手術刀在割著她的肌膚,活活挖走她僅剩的一個腎。

宋辭還記得被宋嫣然忽悠簽下遺體捐獻書,讓陸夫人拿走她一個腎去救陸懷可,又在監獄裡被活活挖走第二個,迫害得她明明聽見了霍慕沉的聲音,聽到了他要帶她回家,感覺到那縷希望明明就朝她走來,卻什麼都做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