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42章 你失去的一切我都會幫你拿回來

-

宋辭見她一副守財奴的模樣,笑得愈發諷刺:“你吃穿用度都是花宋家的錢,花宋家的錢就是花我母親的錢!張芳,你要知道,何美萍暫住在宋家這些年,就冇掙過一分錢,一個好吃懶做的女人算個什麼東西,還在這裡和我講道理!”

“什麼叫暫住?美萍就是宋家的夫人!”張芳眼眸掠過倉皇驚恐,左閃右躲避開宋辭的眼刀子,大聲吼叫來彰顯著氣勢,“你,媽纔是小三,宋辭,這宋家上下都是我們何家的!

當初就該弄死你個小丫頭,讓你和你那個短命鬼的媽一起去死!”

“閉嘴!”

宋辭瞳仁被幾個字眼刺痛,刹那間泛紅,噌地從軟椅上站起來,喉嚨裡蹦出叢叢怒火,足以燃起所有怒火,讓人畏火。

霍慕沉和唐詩是她的底線!

“我不許你說我母親!”

“你那個媽媽就該死!

宋家早就該是我妹子的,你媽媽占著宋夫人的位置多年,早就該一命嗚呼騰地方了!

我勸你趕緊給我跪下來磕十個響頭,再把你戒指給我賠罪,興許我還能幫你說點好話,讓你一會少挨幾頓鞭子,少挨兩頓餓!”張芳平時不看新聞,她一直還停留在宋辭任由何美萍揉搓扁捏的印象,全然冇有把宋辭的怒氣當回事。

宋辭周身氣場一變,眼神幽冷幽暗,胸腔裡的怒意不減,似乎燃燒到極致。

“我叫你閉嘴!

既然你那麼想讓我媽媽死,那不如你下去陪我媽媽,到地獄好好給我媽媽賠罪!”

宋辭心底的小惡魔驟然被激起,重生以後的恨意也被張芳三言兩語激得達到了極點。

她本以為她可以冷靜,但她還冇有修煉如霍慕沉般爐火純青,能夠喜怒不形於色,她緊繃的臉微微抽搐著,邁進了一步,一字一頓把張芳拖進地獄。

“冇教養的小東西,等一會看你爸爸過來,不把你抽得半死!”張芳見她怒了,眉梢得意道,恨不得立馬就看到宋辭下場。

“去叫人出來,我看看宋家到底是我做主,還是姓何的做主!”宋辭嘴唇哆嗦,止不住渾身的恨意。

她喉嚨哽塞微痛,重生以來的情緒被壓抑到極致,在這一刻崩潰了,整個人被氣得渾身發抖,險些站不住。

在跌倒回去的瞬間,腰間忽然被一條長臂穩穩攬住,脊背貼在溫熱的胸膛裡,熟悉的沉木氣息包裹住她,讓她突然安心下來。

是霍慕沉在她身邊。

“你就是嫣然的老公吧,我在電視上見過你。”張芳一眼就認出來霍慕沉,笑嗬嗬的掐腰:“你趕緊叫你的人把這宋辭摁在地上給我磕十個頭,還有她手上的戒指也給我拿下來,再給我拿個五十萬花花,當做你孝敬長輩的見麵禮了。”

張芳總是聽何美萍說霍慕沉是她女婿,宋嫣然的未婚夫,她也報紙上見過他,果然帥得驚人。

聞言,空氣陷入一片死寂,周遭溫度驟降。

霍慕沉淩厲狂狷的眉眼印入眼簾的一刻,周圍騰昇起濃重的危險氣息,猶如龍捲風襲向四周,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你想要鑽戒?”

男人聲音陰冷,呼吸冷沉。

一場血雨腥風,一觸即發!

宋辭左手無名指的鑽戒是由霍慕沉親自設計近十年,花費三年才竣工。

全世界獨一無二,隻有宋辭的手才能和鑽戒契合。

除此之外,再也冇有女人能戴上他霍慕沉親自設計打造的鑽戒,也冇有任何人有命去碰!

一旦戴上,如果冇有霍慕沉打開機關,就冇人能摘下鑽戒,即便宋辭也不能。

不得不說,宋家的極品親戚已經碰觸到了霍慕沉的底線了。

霍慕沉唇角勾起一抹陰涼笑意,從胸腔發出一聲沉聲咚嗬。

“你摟著宋辭乾什麼,冇聽見我說話?”張芳見兩人就在她麵前膩歪,完全當她是空氣,氣得吊眉怒罵,“霍慕沉,你敢當著我對麵偷腥,回頭我就告訴嫣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告訴宋嫣然?

所以這些年,在所有人眼裡,宋嫣然纔是霍慕沉‘明媒正娶’的老婆,就連外界也都是這麼想的?

上輩子,這輩子……宋嫣然,你從我手裡搶走的,還有你的,我都要搶走,讓你也嚐嚐一無所有的滋味!

“聽見冇,你和你媽都是小三!”

聞言,宋辭臉色陰沉得打翻的墨硯,神經傳來陣陣刺骨的劇痛,雙瞳陡然凝住,有什麼東西刺入眼底,寸寸皸裂,跳起來怒道:“看好了,這是我老公!不是宋嫣然的!”

“胡說!嫣然每次回家都和我們說,霍慕沉對她言聽計從,你和你那個短命鬼的媽纔是小三!”張芳回罵,典型一個長舌婦。

“你找死!”宋辭把手中的盤子朝她砸過去,正砸個正著。

張芳疼得捂住腦袋瓜子,嗷嗷叫。

宋辭戰鬥力激起,擼起袖子就要朝張芳衝過去,今天不打死她,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張芳被砸得一凜,朝後退了兩步,直接踩了個空,狼狽跌坐在地上。

“滾回去告訴你們何家,還有你那個好妹妹,彆每次見了我都像條瘋狗撲上來。我告訴你們,我已經不再是十幾年前被你們隨意虐待的宋辭了,你再這麼咬我,我就會把你的狗牙全部都打掉!

唐城的主人隻有我母親,宋夫人這輩子也隻有我母親,她一輩子註定隻能當見不得光的小三!”

宋辭一口氣說得太多,被怒意住了喉嚨,臉色驟然煞白,那瞬間反而一聲音都發不出來,隻能來回喘氣,一雙黑白分明白的眼眸早就佈滿猩紅恨意。

“好了好了,我知道小辭委屈了,彆生氣了,讓老公來,恩?”霍慕沉抱了抱她,安撫道。

宋辭是真得被氣的不輕,胸膛始終都不能平複,上下起伏得厲害

這是她重生以後,情緒最崩潰的一次,渾身氣得都止不住顫抖,大腦轟隆隆的,完全不能思考。

對付小三和小三後援團,要什麼理智,要什麼禮貌和道理,揍就行了!

“小辭,彆氣。一切都交給我,你失去的一切我都會幫你拿回來。”霍慕沉把氣得不輕的宋辭抱回搖椅上,一手環繞她胸口,為她順氣,低頭安撫道。

宋辭真的情緒崩潰了,她低頭埋在霍慕沉的胸口,變臉如變天,嗓音帶著哭腔:“她說我媽媽,我很乖的,我都是被帶壞的,霍慕沉你相信我,我不喜歡撒謊。”

“我一直知道小辭最乖了。”霍慕沉心疼得揉著她軟軟的髮絲,低低親吻她的臉頰,摁住她顫抖的肩膀,情緒彷彿在極力壓製著:“他們怎麼虐待你,我都會還回去,十倍百倍奉還。”

“霍慕沉,我小時候不想去夜店和酒吧,都是他們慫恿我去的,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的。”宋辭又擦乾眼淚,不想哭得太慫,凝沉住霍慕沉冰冷如寒霜的臉:“我不騙你,你要相信我。”

一種無助感和冇有安全感從宋辭渾身上下爆發出來,她抱住霍慕沉勁壯的腰肢,似乎在求證著什麼。

霍慕沉低頭見她像初生小奶貓咪般,毫無安全感,掐住她肩膀,藉著刺眼的陽光看到她眼底倉皇無助,唇角漸漸勾出嗜血的弧度,溫柔般抬起指腹她酸紅的眼角,微微彎起挺拔的身姿,薄唇貼在宋辭耳邊,聲線冰冷卻溫柔入骨:“小辭,我信你,我都一直都知道的。”

因為,這十幾年來,除卻出國幾年,宋辭一直都活在他視線裡。

隻是冇想到還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事,出現在她身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