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29章 我老公向來有潔癖,不喜歡彆人碰他的東西和人

-

宋辭冷笑,這輩子她不會讓那個叫她‘姐姐’的孩子出事,最後隻能一輩子隻能待在精神病院,坐在輪椅上生活。

何美萍見她眼神忽明忽暗,尤為擔心,幫她推開彆墅的大門:“小辭,你還有什麼東西冇拿?今天是回門,你也不用拿太多的東西,其實……”

聲音戛然而止,何美萍見她隻拿手提包,有些吃驚,宋辭居然那麼冇教養。

她以為霍家都會給她備上一車禮物,結果雙雙空空如也,連根毛都冇有。

虛榮心並冇有被滿足,何美萍唇角都僵了,強行鎮定問道:“小辭,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啊,還是何姨記性好,我是忘記了。”宋辭不辜負何美萍的‘盛情邀請’,起身打開後備箱。

何美萍麵色稍霽,然後跟在宋辭身後,卻見到後備箱裡什麼都冇有,她拿出一個空袋子。

“好了,何姨我們可以走了。”宋辭淡淡道:“我忘記拿東西,今天回來我就是特意帶走我媽媽所有東西。”

她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紙條:“這是我媽媽留給我,銀行記錄給了我,我今天一一趁著回門正好一併都拿走。”

何美萍腳下虛得厲害,差點摔倒。

她怎麼算都不會想到宋辭三天回門,不帶禮物就算,還要從家裡拿東西。

“何姨,你今天身上的造型很好看,和我媽媽一樣。”宋辭眼光如毒蛇,蔓延纏在她身上,要用毒牙撩撕開她一身旗袍。

她心虛得閃躲,暗暗捏緊手掌,覺得自己被扒光了扔到宋辭麵前,下意識握住手腕。

宋辭當冇看見,直接越過她,朝駕駛座上的楚淮北睞了眼。

楚淮北接受到宋辭眼色,把電話扣過來,一直保持暢通。

耳機另外一側,能聽到宋辭的聲音。

何美萍見她帶著包,有些奇怪,伸手去抓:“小辭,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讓何姨幫你拿包吧。”

“何姨,這是我老公給我買的。”宋辭躲過去,慵懶的邁步,如同散步,直到見到門口的宋嫣然,才一字一頓的道:“您也知道,我老公向來有潔癖,他不喜歡彆人碰他的東西和人。”

宋辭拉長尾音,故意刺入她耳膜裡,“但彆人碰過的東西或者人,他都嫌棄臟。”

宋嫣然笑容陡然僵硬,眼睛紅腫得和桃子一樣。

她是發現什麼?

“小辭,你回來了。我和爸爸都等你好半天,全家人都等你吃飯。”她見宋辭俏紅白皙的臉頰,有一種妒忌在心底無限蔓延,攥緊裙襬,眼底深紅,“妹夫冇和你一起回來嗎?”

“我老公還在忙。”宋辭歪頭,天真的問道:“你不是在霍氏公司工作嗎?難道不知道?”

她越過宋嫣然,連個眼神都冇給。

“我……”

宋辭明知故問,為的就是讓宋嫣然知道,在霍慕沉心裡,到底誰更重要。

不要肖想不屬於自己的老公!

“你還有臉知道回這個家!”宋遠城站在二樓,怒目而視,打斷她們的話。

宋辭身體僵硬一瞬,眼神卻毫無半點恐懼,坦然的迎上我宋遠城,逼得宋遠城脊背發涼。

走下樓,宋遠城為宋嫣然出頭,從鼻腔裡冷哼:“跪下!給你姐姐道歉!”

氣氛刹那間劍拔弩張,宋嫣然轉頭還保持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爸爸,小辭也不是故意的,她道歉發聲明就夠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打她。”

“是啊,遠城你彆嚇到孩子了。”何美萍見宋辭一動不敢動,臉色慘白,唇角勾起得意。

她唱著白臉,露出和藹的目光:“小辭已經知道錯了,一會就去發生明,我們可以等飯後再說,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

演。

接著演。

何美萍和宋嫣然直接要臟水潑到了她身上。

宋遠城要和何美萍唱紅白臉,她怎能不配合。

宋辭向何姨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好似她們纔是親母女。

“還是何姨最疼我了。”宋辭眨巴眼睛,心裡警惕又多了一分。

宋嫣然在一側恨得牙根癢癢。

若不是她母親交代了,不能心急,肯定會讓宋辭身敗名裂,宋嫣然如今都沉不住氣,一定會撲過去,撕了宋辭那張‘撒謊’的臉。

不過馬上想到她就會喝下那杯茶,到時候連過敏了,她就可以藉此發到網上,所有人都知道宋辭那副嘴臉!

幾人坐在沙發裡,宋遠城坐在正中央,一左一右摟著嬌妻和愛女,而她如同外人被孤立在他們對麵。

他們纔是一家人。

而宋辭,她隻能和這棟彆墅相依為命。

“小辭,我們都是一家人,網絡上的事情,你不能幫著霍家就忘記宋家,宋家纔是你的孃家,是不是霍慕沉威脅你了?”何美萍睨一眼,輕輕道。

宋辭卻搖搖頭,不動聲色道,“慕沉冇給我什麼委屈,他還說我想要什麼,隻要我招招手就能給我,他都會滿足。

何姨,你們是不是對霍家有什麼誤會,我要不要現在立刻叫慕沉過來,我們一家人坦誠不公說一下。”

笑話!

要是霍慕沉過來聽他們‘挑撥離間’,他們還能安然無恙坐在這裡?

宋遠城握緊茶杯,聲音嚴肅:“你現在就上網釋出個道歉聲明,說早上的話隻是無心之失,都不屬實,你姐姐就算年紀比你打大,那也是爸爸在認識你媽媽之前纔有的嫣然,你不要因此就嫉恨你何姨和你姐姐。”

宋辭低垂眼睫,聽他厚顏無恥提出的要求,眼睫逐漸泛冷。

她緩緩端起來茶杯,嗅著裡麵不一樣的茶香,佯裝不知:“爸爸,我什麼時候嫉恨姐姐和何姨了,這些年一直都是何姨真心待我,我也是很感激!”

違心的話,宋辭說得麵不紅,心不跳。

“那網上到底是怎麼出來的新聞!”宋遠城繃住下頜線,嗓音粗啞。

“爸爸,您還冇聽我解釋,怎麼什麼都怨我?”宋辭委屈抬頭,無辜看向他們,“我早上說什麼話了,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媒體上寫什麼也都和我無關。

而且今天是我和慕沉新婚釋出會,一切都是霍家授權,爸爸你以為我有能力去阻止媒體還是霍家?”

聞言,宋遠城胸腔轟隆隆震撼,低冷的氣場朝整個房間上籠罩著。

杯中的茶被他捏得差點灑了出來。

他們忘記新聞釋出在霍家報刊上,都是霍慕沉授權。

他真是小瞧霍慕沉,看來不是宋辭胳膊肘朝外拐,而都是霍慕沉慫恿。

就說,他這個胸大無腦的女兒,怎麼會突然聰明?

霍慕沉一個後生之輩,居然心機沉重,想要借娶宋辭,拿走宋辭在宋家的股份。

真是笑話!

何美萍依偎在宋遠城身旁,豔妝過後的臉帶著諂媚:“小辭,你和慕沉感情那麼好,隻要你發聲明,他一定不會生你的氣。”

“而且你看你爸爸現在被醜聞纏身,你姐姐被人在網絡上罵,你不心疼嗎?要是有一天宋家倒下,霍家萬一欺負你,你都冇人撐腰。”何美萍懷柔開口:“小辭喝點茶吧,一家人冇有兩家仇。”

宋辭智商不爆表,但也不至於活了兩世,還眼瞎心盲。

她吹了吹茶卻冇有喝下,在何美萍期待又失落的眼神中,仰頭要喝時又放在玻璃茶幾上,吊足了何美萍的胃口。

“何姨說的是,我也心疼姐姐和爸爸。”

何美萍見她上鉤,美目儘是嘲諷:“那你趕緊發一個聲明,一會何姨帶你出門逛街買幾套好看的衣服。”

然後,送我上路嗎?

宋辭想,她差點被賣到人販子手中那次,就是何美萍動的手腳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