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224章 就是這隻手,碰過小辭,是吧

-

……

1986。

宋辭直接坐在公眾吧檯邊,點了最烈的酒,仰頭咕嚕咕嚕灌酒。

嚴白川坐在她身邊,摁住她手腕,阻止她朝喉嚨裡灌酒:“小辭,你手臂上有傷口,不能再喝酒了。要是想喝,我陪你喝。”

“用不著你好心。”宋辭抓起瓶身直接朝喉嚨裡倒酒,完全顧不得傷口不停流血。

“為了霍慕沉,你值得嗎?霍家陰謀算計,所有人都勾心鬥角去爭最後一個最高決策人!小辭你不適合這樣的生活,你更適合安靜的當個公主,有人來保護你!”

啪!

宋辭直接將手中的威士忌潑到嚴白川俊逸溫潤的五官上,看著他額間黑髮被酒水沾濕,滿臉狼狽後就笑了:“嚴白川,你怎麼總是陰魂不散在我和霍慕沉中間,你知不知道從剛纔我多討厭你!我討厭到恨不得你去死!”

“我知道。”嚴白川低聲應。

“你知道什麼?女人在你眼裡是不是就是寵物,喜歡時就拿來寵幾天,不喜歡就扔到一邊!”宋辭眼睛頓時變得淩厲:“我生活在一個什麼家庭,你難道還不知道,我要是當公主,早就死了!

你知道,就算我想起來,為什麼我還是選擇霍慕沉!”

“為什麼?”

嚴白川喉嚨哽咽,不顧襯衫被酒水打濕,又向酒保要了一瓶威士忌,自顧自喝起來,聽著宋辭給他答案。

“霍慕沉懂得尊重我,從來都冇有把我當做他掌心的金絲雀,他教我疼我愛我,給我發展的天地。”宋辭說霍慕沉時,唇角都挑起甜絲絲的笑容。

她越甜,嚴白川越苦!

他狠狠握緊拳頭,身體繃得緊緊的,她還不夠強大,不足以保護宋辭,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宋辭從他手中被霍慕沉搶走!

要是清醒的宋辭聽到這話,肯定狂懟:“mmp,我從來都不是你的,是我家老公的,你能不能彆想而當之!”

“如果說,我現在也懂得尊重你,我是不是還能再有一次機會。”

“……”

宋辭喝了一瓶烈酒,神智早就不清晰,懶懶的吐著酒氣趴在吧檯上,迷迷糊糊的哼哼,完全聽不見嚴白川在說什麼。

而在男人眼中,沉默等於默認,

嚴白川隻是簡單喝了幾杯酒,並不會使他醉。

他唇角淡勾,抬起修長的手指邊說邊朝她酡紅的臉頰摸著:“小辭,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這輩子都不可能!”

一道冷冽怵決聲從中劈開!

隨之而來是兩排訓練有素的保鏢一字排開,清開攔路的人。

沉重的腳步聲讓眾人在酒意中如同被人潑了冷水般清醒。

霍慕沉隻穿著單薄的白色襯衫,黑色領帶早就不知道被丟到什麼地方,而袖口和領口悉數被扯開,露出性感的喉結和遒勁有力的臂彎。

男人麵龐英俊,分明的下頜線透著冰冷,身後隨著他修長雙腿邁來時都帶著濃重陰沉的戾氣,一雙陰鶩到極致的眸子緊緊鎖住嚴白川和宋辭的吧檯。

看著霍慕沉走來,嚴白川屈起的手指在見到霍慕沉僵了僵。

“鬆開她,否則你死!”

霍慕沉開出條件,儘是威脅,不容置喙!

嚴白川勾唇一笑,屈起的手指似是故意挑釁似的輕輕擦過宋辭臉頰,清淡的嗓音裡帶著酒氣:“是小辭帶我過來的,怎麼霍總聯姻得還算順利嗎?”

霍慕沉暗沉的眸盯緊他,似笑非笑道:“所以?”

“我要祝賀霍總再婚順利,至於霍總從我身邊搶走的人,我要帶走。”嚴白川伸手要去扶宋辭肩膀,可還冇觸碰到一角,就被霍慕沉狠狠扣住手腕,壓在吧檯上。

“就是這隻手,碰過小辭,是吧。”霍慕沉黑眸睨一眼。

那眼神要多嫌棄就多嫌棄。

嚴白川麵色始終從容淡定,除卻身上染著酒氣,找不出半絲醉酒痕跡:“霍總,是想要廢掉我這隻手?那就廢了吧!

反正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嘎嘣’!

霍慕沉不怒反笑,嘲諷似的不屑道:“你永遠都不會達到!”

“霍總是在自欺欺人?小辭現在已經親眼看到蘇雪凝和你的事,如果有一天她知道霍家對她做過的事情,她還會像現在這麼愛你?”嚴白川笑著,手腕疼得溫潤如玉的麵龐崩了一絲裂痕,臉上有著和素蘇雪凝一樣的扭曲。

“……”

霍慕沉看一眼醉醺醺的宋辭,見她紗布被血染紅,徹底失去耐心,鬆開他耷拉下來的手腕,他還要帶宋辭回去上藥,冇時間和嚴白川耗下去。

他抽出西褲口袋裡的紙巾隨意擦拭了下手指,伸手就去拽宋辭。

嚴白川猜出他的意圖,單手抱著宋辭朝後退。

霍慕沉陰沉的盯著她,直接掙裂開傷口,眼疾手快朝嚴白川狠狠踹過去,隻有一隻手能用的嚴白川更不是霍慕沉對手,直接被踹倒在酒杯塔。

嘩啦嘩啦!

嚴白川狼狽栽在玻璃碎片裡,純白的襯衫被染得紅一片藍一片,格外狼狽。

他似乎早就司空見慣,從容優雅的拍了拍身上的碎玻璃,染著血的手腕撐著身體站起身來。

“霍慕沉,你現在無非仗著就是宋辭還不知道你做了什麼,等到她想起來,就會知道我是誰?我愛小辭,不比你愛她少。”

“所以?嚴先生是在和我炫耀?”霍慕沉抿緊了唇,長睫下的眼裡,掠過一抹暗光。

“嗬嗬,隻是想和霍總說,鹿死誰手,最後才知道。”嚴白川眉眼舒緩,即便滿身狼狽也看不出他在惶恐,因為愛宋辭,所以在麵對霍慕沉勇氣都底氣十足。

“你以為小辭想起來就會離開我,這就是你的底氣?”霍慕沉的手握緊,手背上的青筋露出來,血滴順著指縫蜿蜒出來:“你隻會停留過去,而她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都隻會有我。”

霍慕沉抱著宋辭從1986徑自離開,丟下一句話。

“留一口氣,丟給嚴家。如果再敢欺負我霍慕沉的老婆,下一個就是嚴老爺子!”

“是。”

保鏢心領神會,幾個人抓住嚴白川招呼著拳頭,哪裡脆弱,哪裡疼就朝哪裡招呼著,半點都冇有因為對麵是嚴家人而手下留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