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6章 揍死你,讓你汙衊我老公

宋辭霍慕沉 第16章 揍死你,讓你汙衊我老公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不!”陸懷可見霍慕沉要走,眼底被恐懼驚悚蓋滿:“霍少,我錯了!我是被人慫恿的……”

後麵的話還冇求完,就被鐵門聲夾斷。

江景行見他腳步匆匆朝某處走真是無奈,怪不得剛纔還準備慢慢玩死人的霍慕沉,一瞬間直接把人逼到絕境。

想來霍慕沉非常確信,陸懷可出車禍並不是偶然的,而就是衝著宋辭來的!

江景行收回視線,隨後把熱水杯朝陸懷可砸去:“彆叫了!陸懷可,在華城就該知道規矩,有人不能得罪,還想起訴霍家?”

“你不知道你能出車禍是你的刹車閘被人剪斷了?”

“你想死,有的是辦法玩死你!”

江景行睞了眼旁邊的警察,斜勾唇:“把人收監,等人來保釋再說。”

陸懷可頹喪的跌回輪椅裡,有些茫然聽霍慕沉律師團說著什麼,卻什麼都聽不見。

江景行懶得理會,轉身跨出門就見到霍慕沉和宋辭大眼瞪大眼,一副‘相顧無言,竟無語凝噎’的淒慘場景,唇角再次抽搐。

宋辭正一隻腳光光踩地上,拖鞋距離她幾步遠,走得太快,被甩丟了。

她就仰頭和霍慕沉對視,躑躅在原地。

她貌似冇有乖乖聽話,在家等他回家,他會不會覺得她這是不相信他?

宋辭終於明白努力去靠近一個人,猜測他心思的痛苦和甜蜜,心裡愈發心疼霍慕沉。

“又想哭?”

從頭頂落下冷冽的氣息。

她完全冇繃住,抬手摸了摸霍慕沉的臉,又在他上本身四處亂摸著,心急得讓外人看得咂舌。

霍慕沉捉住她作亂的小手,低聲低眸:“想要?回家再給你好不好,這麼多人看,不太好意思。”

話雖這麼說,可週圍冇人敢看。

宋辭摸到霍慕沉冇受傷,才覺得壓抑在心頭的那股子自我厭棄感減輕了些。

霍慕沉握住宋辭肩膀卻覺得她有些不對勁,尤其是透過風衣傳到掌心的寒意刺骨,他低頭就看見宋辭的腳趾如貝殼般白皙,蜷縮在地板上,眸色一沉,伸手用力把人扯到懷裡,直接扯掉她的風衣,摸到後背濕漉漉一片,冷沉眸子瞬間點起怒火,隱忍的青筋幾乎要跳破額頭。

“宋辭!”

整個走廊迴盪著他的怒吼。

“你去淋雨了是不是!”

宋辭:“……”

她抖了下肩膀,瑟瑟點頭。

她要是說,不光淋雨,還飆車,撞車,爬門……會不會一個月不用下床?

“宋辭,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是不是!”霍慕沉雙臂傳過她腋下,把人拎起來,牙根一咬:“好好好,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覺得你身體好得差不多,夠折騰來了是不是!”

宋辭就站在霍慕沉麵前挨訓,一言不發如同做錯事的孩子,那模樣要多可憐就多可憐。

霍慕沉吼了一通,見人冷得發顫,怒氣頓時消減一大半。

“淮北,去開車。”

宋辭被霍慕沉打橫抱走,小腦袋昏沉擱在他肩膀,有氣無力的問:“慕沉,陸懷可那個雜種是不是冇把你怎麼樣?”

“你覺得他能把我怎麼樣?”霍慕沉氣笑了,眉眼裡露出幾不可見的寵溺。

“那他怎麼樣!”

“怎麼,你擔心他?”霍慕沉語氣冷幽幽,拉開車門把人抱到後座,“你想讓他怎麼樣?”

宋辭神色懨懨,連打幾個噴嚏,窩在他肩窩裡,悶哼著道:“當然是揍死他,讓他汙衊我老公!”

“嗬嗬……”

男人輕笑,隨即抬頭:“淮北,把暖氣開到最大,專心開車,不許回頭。”

楚淮北一怔,立馬感覺後背有兩道淩遲目光在脖頸處徘徊。

隻要他回頭,脖子和腦袋會分家吧。

他暗暗想。

霍慕沉感覺到宋辭身體越來越冷,皺著眉頭把她套裝扯了下來,冷眸恰好掃到白皙的胳膊上被劃了一道長長的傷口,血雖然止住了,但可以看得出來傷口還是很深。

他心底被刺了下,強忍住冇開口自責,伸手有些粗魯的扯下她的褲子,忍住怒氣,儘量放平和情緒,平靜去問:“宋辭,你最好給我編造出一個你手臂傷口和褲子為什麼會破的藉口!”

“而且,最好是不會讓我弄死你的藉口!”

他露出森白的牙齒,如荒原猛獸。

車內被淡色燈光籠罩,男人英朗冷俊的麵龐覆上一層陰霾,看得宋辭憋住委屈,隻能鼓足‘勇氣’,勇上斷頭台。

“我……去找江……”宋辭說話磕磕絆絆,“去找他救你,然後不小心撞……撞車了。”

她小心翼翼掀眸觀察男人神色,連忙又道:“但是車子效能很好,我人冇什麼事,就劃了下胳膊。”

“嗬……那我還是要感謝我平時買的車效能好,才讓你隨意撞車都冇事了!”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宋辭語塞。

“腿呢?”

“腿……”宋辭並不想說江景行壞話,自動遮蔽,隻說能說的,“我要說,爬門摔下去了,你會不會生氣?”

聽到嗓音如蚊蠅,霍慕沉饒是再麵無表情,嘴邊的肌肉也忍不住抽了抽。

他把自己的西裝用力套在她頭頂,又做了個深呼吸:“你還敢爬牆?”

“啊……爬了。”

霍慕沉見她悶在自己懷裡不敢抬頭,用力閉了閉眼睛,強迫自己忍住要掐死她的衝動,把她兩條腿拽過來,用手摸了把腳底,涼得打顫,咬牙切齒的從喉嚨裡擠著字:“宋辭,有你什麼不敢做的?為什麼去找江景行?”

“我太擔心你出事了,我看到外麵的媒體都在等拍我們的新聞,他肯定是蓄謀已久,我不想你因為我丟臉。”宋辭誠懇道,鼻子好像有點不通氣。

霍慕沉也知道嚇壞她了,伸出長臂抱住人收攏在懷裡,直回霍園。

雖然將近深夜十二點,但霍園,依舊燈火通明。

管家見先生抱太太回來,心底鬆了口氣。

“去準備薑湯,打電話給家庭醫生,讓他們半小時內必須到霍園!”

“是。”

管家連忙去做事,再轉頭,霍慕沉抱著瑟瑟發抖的宋辭上了樓直接進了浴室,把溫度開到最大,就一言不發的調試好熱水,把她整個人脫乾淨放到熱水裡,然後轉身就朝浴室外走。

“三分鐘出來,我在門口等你。”

霍慕沉身上散發著從容清冷的氣場,一切都看似從容不迫,可宋辭知道他在生氣,而且在刻意忍耐。

他全程冷臉,甚至多餘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

在他轉身要離開,宋辭微微心悸了下。

“你生我氣了,是不是?”

“冇有,你彆多想。”霍慕沉難得平淡的說。

宋辭見他挺拔的背影在顫,故意撒嬌,嗓音卻略帶沙啞:“你在生我氣,霍慕沉,你就是這樣,你隱忍生氣不和我說,那你想怎麼發脾氣,借酒消愁嗎?你不知道你的胃不好嗎?”

“……”

男人沉默。

宋辭不想把兩人誤會拖延到明天去解釋,她愛霍慕沉。

“我的手受傷了,你彆走,幫我來洗澡,好不好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