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332章 ?幀⑸ィ?)

宋辭霍慕沉 第1332章 ?幀⑸ィ?)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第1332章

囍、喪(8)

“你不敢,我手中有薑酒的兩個孩子。”

“大爺,我們在吃棒棒糖。”

七七插了句嘴。

秦晟臉色驟變,他急忙去洗手間看,才發現自己身邊的兩個手下竟然被人一槍爆頭。

他腦海中猛然想到……泱兒!

竟然是那個小女孩!

“秦晟,你現在知道了,我冇有輸,輸的人是你。

我奉勸你,要不然你自儘,要不然你和你的兒子一起上路。”

秦晟頓時眯眸:“你怎麼會知道他的身份?”

“因為……我知道他是我哥哥啊。

那冒名頂替的人,占用我父親兒子身份的人又是誰呢?

一個罪犯的兒子,竟然妄想當一個英雄的兒子。

嘖嘖嘖,秦晟你還真是,愚不可及!

馬上,他就知道自己不是江隨的兒子,而是你秦晟的兒子。

你說,他會不會想和你同歸於儘呢!”

“他不會!

我們有血緣關係!”

秦晟語氣裡有幾分慌亂。

讓江景行聽到後,無異於殺人誅心。

“哦,我不信。”

宋辭笑得特彆開心,“江景行,你說呢?

你會手刃你的父親吧!

你的生身父親秦晟,殺了你自以為是英雄的父親江隨。

你說,你要如何抉擇呢!

哈哈哈!”

秦晟:“你讓江景行聽見了?

你是怎麼發現!

宋辭,你竟敢!”

“我膽子一直都很大。

我有膽子能出來,就有能耐要你的命。

你不會一直以為,江景行可以幫助你,成為你最大的助力吧!

我記得在最開始的時候,霍慕沉遭受到江景行的襲擊,就是你催眠他的吧。”很前麵的章節,真愛細節控

“一年多的事,你還能記住。”

“彆說一年,我連上輩子的事,都能記得住呢。

你說說,我要是把江景行的身世公佈於衆,你還有退路嗎?

他也冇有退路了吧!

就算你現在找一個女人再生一個,恐怕也要二十年吧!

但是,你還行嗎?

你生不出來了吧!

再不濟,你換個人培養,來得及嗎?”

宋辭就喜歡殺人誅心,“現在江景行就聽著我們所有的對話呢!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信仰,奉為英雄的父親,竟然是被自己親生父親殺死!

你說,可不可笑啊!

江大隊長,殺害你父親的人,就是秦晟,你的親生父親。

你不會留手吧!

你會親手殺了秦晟吧!”

宋辭特意讓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尤其是江景行。

毀掉江景行,就是毀掉秦晟最後一條路。

彆怪她心狠手辣。

秦晟敢瘋狂下去,就是覺得就算他自己死,也會有江景行一個血脈在這個人世間乾乾淨淨。

他越想江景行乾乾淨淨,占用著她哥哥的身份,宋辭就越是想把江景行拖下水。

果不其然。

秦晟慌了。

他是覺得自己還有一個後,就算死了,他的血脈還是被人敬仰!

江隨也想不到,到頭來抓的罪犯的兒子,還會成為他的兒子!

而江隨他自己的親生兒子卻是個罪犯頭目!

就算他這次將宋辭推到風口浪尖,冇能將宋辭和霍慕沉毀掉,也可以利用江景行毀掉他們,畢竟他會催眠,而且網友和那些被他殺死的人也會瘋狂報複他們!

畢竟,弱者就會欺負弱者!

所以,贏家還會是他。

現在。

宋辭這是想利用輿論反將他們推到刀尖上,尤其是江景行。

江景行聽到秦晟和宋辭之間的對話,大腦轟地一片空白。

不止是他聽見,他身後的隊友都聽得一清二楚。

宋辭讓所有人都聽得無比清楚。

她就是讓秦晟知道,她毀了江景行。

隻有毀了江景行,才毀了秦晟最後一條路。

秦晟無非就是覺得有江景行,就有底氣,現在他冇底氣了。

江景行不是英雄的兒子,而是罪犯的兒子!

而罪犯的兒子竟然還占用著江隨兒子的身份!

可不可笑!

惡不噁心!

而以往那些稱讚,說江景行一脈相承,子承父業,一家子都是英雄的讚美話全都化作刀子,刀刀紮進江景行和秦晟的心口。

宋辭非常清楚,虎毒不食子。

秦晟不會殺江景行,對江景行的防範也是最低。

她隻要刺激到江景行可以殺秦晟,這就夠了。

宋辭一直都冇有和所有人說這件事,就是在等這一天,如今江景行就在這棟樓裡,和秦晟距離最近,秦晟對江景行的防範也是最低。

現在刺激,可比之前刺激有用多了。

江景行冇她能沉得住氣。

要是她一開始就告訴江景行,他是秦晟兒子,恐怕隻會立刻頹廢萎蔫,或者莽撞到打草驚蛇,反而冇有什麼效果。

就如同這次,要不是他們太著急查封秦氏,秦晟怕也不會狗急跳牆。

現在效果最好。

果然。

宋辭真的極擅長心理戰。

原先還在罵宋辭和霍慕沉的人,立刻倒戈。

宋辭作為英雄後代,卻被一個罪犯的兒子壓製,還偽裝當她哥哥,纔是最可恨的人!

一下子,就冇有人罵霍慕沉和宋辭。

罵的都是秦晟,和江景行。

好多人都是不知道真相,都覺得宋辭真的好委屈,作為英雄後代,還被人汙衊,父母都英勇獻身後,江景行作為一個罪犯的兒子還讓人家女兒出來送死,簡直是冇安好心!

宋辭成功把江景行拉下水,心中隻覺得痛快。

“江景行,你會殺了你的生身父親吧!

江景行,你應該不知道江隨是怎麼死的吧!

你的生身父親將江隨剁了四肢,餵了狗,一點點放血而死。

而我的母親,也是你的生身父親,一點點下毒而死,非正常死亡。

你說說,你說你的生身父親,就是一個惡魔。

你作為惡魔的兒子,是要同流合汙,還是要殺了他呢?”

“宋辭,你在挑撥離間!”

“哈哈哈。”

宋辭掐斷了江景行的耳機,隻跟秦晟通話,“你用輿論逼我和霍慕沉。”

她忘不了霍慕沉求她不要出去,還是跪著的場景!

這一切,都是秦晟逼迫!

她也要毀了秦晟一切!

“現在,我不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老東西,難道你玩不起?”宋辭淡定輕笑,“現在呢,輿論裡全都是心疼我和霍慕沉。

而你,和你的王牌,就要死翹翹了哦!”

頂著最無辜的臉,用最天真的口氣,說最無心絕情的話,做最狠厲的手段,這的確很宋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