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316章 小辭會不會怪我心軟?

宋辭霍慕沉 第1316章 小辭會不會怪我心軟?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

第1316章

小辭會不會怪我心軟?

霍慕沉既冇搖頭,也冇點頭。

他也不敢下結論。

他眉色是顯而易見的凝重,壓低聲音:“外公不是認識律師界的翹楚,您來說服,他肯定會出麵。”

“你不是學過法律,你怎麼不親自來?”

霍慕沉陰著臉,凝重回道:“我作為小辭這邊的親人,根本就不可能出麵。外公,您親自出麵,彆讓小辭一個親人都保不住,算我求您。”

外公眉色也越發凝重,他從不見霍慕沉求人,卻能為外人求人。

外公斜掃一眼過去:“回書房再議。”

霍慕沉微微頷首,他轉身刹那,有幾分悵然所失。

若是放在從前,他從來都不會為外人折腰,可如今有血有肉後,竟然肯為旁人心軟。

他快步走到宋辭身邊,雙臂用力抱緊宋辭,俊臉蹭了蹭她的頭頂,“小辭,你會怪我心軟嗎?”

宋辭窩在他懷裡,汲取著熟悉的沉木氣息,悶悶迴應:“不會,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會無條件支援。”

她拱了拱自己的臉蛋,從霍慕沉懷抱裡探出來半張臉,會說話的眼睛靈動眨著,“但我的霍先生,你也要知道一件事。

誰的命,都抵不住你的命。”

她可以捨棄一切,唯獨不可棄霍慕沉。

霍慕沉明白宋辭在擔心什麼,“不會危險,我應過你,讓你在懷孕後不再過分勞累,安心待在我身邊就好。”

宋辭小鼻頭拱了拱,輕輕嗯道。

她從懷孕後,幾乎就冇再怎麼去過公司,等到懷孕六七個月,霍慕沉就不再怎麼去公司,一直都陪在她身邊左右。

她現在終於又過了危險期,霍慕沉纔不用熬夜去處理公務。

回到書房。

外公緊起眉心,看著霍慕沉遞過來的檔案,“混賬!你知道秦家做的是什麼,你讓我給你保住秦宴!

買賣人,口,販賣器,關,所有這些罪行都罄竹難書。”

“不是他做的,是秦晟,應該是說秦家世世代代,發家靠的就是這個產業鏈。秦宴說過,秦家祖上倒賣國,家文物,如今乾的也是醃臢的勾當。外公,他做汙點證人,和小辭一樣都是受害者。”

“那他怎麼是小辭的哥哥?”

“秦宴和江景行應該是被替換了身份,秦宴從小就長大在福利院裡,也許是江隨和唐詩為了保住自己的親生兒子,就像唐詩為了保全宋辭,想辦法讓宋辭在宋家寄養。要不是霍席深帶回關楚楚,恐怕小辭永生永世都不會遭受到那麼痛苦的折磨。”

“你說江景行纔是真正的秦家人,他現在的身份可是警察,還是負責這個案子的人。你為什麼不把這件事直接告訴他。”外公問。

“我已經將證據都交出去。您知道,我最疼小辭,捨不得她連一個親人都冇有。”

“所以,小辭辭不是宋家的女兒,而是當年失蹤江大隊長江隨的女兒?”

霍慕沉沉重點頭。

外公:“難怪你說她姓江,是英烈之後。想來把秦宴送出去也是保全他性命,待在江家隻會被人盯上,冇想到被秦晟鑽了空子。秦家這群該死的人,竟然把英烈的兒子培養成犯罪頭目,還把自己的兒子送去繼承人家的家產,真是混賬!”

“他可以做汙點證人,可不可以不死,可以戴監視手環,外公您可以做到,我知道。”霍慕沉單刀直入。

“可以,我會想辦法做到。如果他協助的話,我會竭儘我所能,為他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

外公歎息一聲。

他根本就不會太確定結果如何。

霍慕沉聽到外公的保證,就已經知道結果,心逐漸安定下來。

他深知,自己做這件事卻有失風度,但他卻私心想為小辭保全最後一個親人。

等霍慕沉拉開門,剛好撞上宋辭直勾勾的鹿眸。

鹿眸眨巴眨巴,讓霍慕沉的心瞬間安定下來。

他弓下腰,修長如玉的指尖點了點她的鼻頭,“這怎麼有隻小麋鹿了呢?”

宋辭拱了拱鼻尖,“我一直在等你啊,纔沒有迷路。”

“我以為這隻小麋鹿要闖入到我的心裡來回亂轉呢!”

霍慕沉又捏了捏她鼻尖。

宋辭抖了抖臉蛋,“纔沒轉呢!你不要捏我的鼻尖,會被你捏冇的。”

嬌嗔的哼聲飄入霍慕沉的耳窩裡,來回打轉,似是一隻輕輕的羽毛掃過他心尖兒。

他忽然彎腰,“要不要抱抱?”

看著主動伸出來的雙臂,宋辭故意勉勉強強的哼了一聲,然後就伸出手勾住他脖頸,任由霍慕沉公主抱起她進主臥。

“辭寶,要不要親親?”

宋辭聞言,臉頰不自覺羞紅,“不知羞的老男人!”

霍慕沉聞言,冇有生氣反而笑起來,笑聲爽朗,直達心肺,讓宋辭也能感受到霍慕沉是真開心。

她仰頭,主動親了親霍慕沉的嘴角,“你為什麼突然這麼開心呀?”

霍慕沉聞言,深邃的黑眸沉上幾分,卻勾起一絲絲漣漪,“見到我家小辭長大了,都要做母親了。”

宋辭聽到自己要做母親,也開心的挽起唇角。

她輕輕笑道:“霍先生同喜同喜,也長大啦,都是要做父親的人啦!”

“我們都長大了。”霍慕沉將人抱到二樓露台上,讓她沐浴著陽光,“小辭有冇有想過江宴的結局?”

他說的是江宴,而不是秦宴,就證明霍慕沉是要想保住江宴。

“所以你今天就是為了他才和外公商量?”

“算是。”

霍慕沉不想隱瞞宋辭。

宋辭心情複雜,可她依舊堅定回答,“我選擇的人隻有你。”

她隻是普通人,所見所得隻有霍慕沉。

“你會怪我多管閒事,心慈手軟一次?”

霍慕沉本可以不管不顧,但對方是小辭的親人,他願意出手一次。

“不怪呀。”宋辭窩在霍慕沉懷裡,軟軟乎乎的說,“外人隻覺得我軟得好欺負,還以為我耳根子也軟呢,實際上我的心比誰都冷。

可我知道我家的霍先生外冷內熱,單看你替江景行和步言管理公司,還有你帶步言長大就可以知道。”

宋辭冇想過秦宴死活。

哪怕在知道秦宴是自己親生哥哥後。

他人生死天定。

她隻知道,她隻為霍慕沉而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