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278章 說話歸說話,不要動手動腳

-

第1278章

說話歸說話,不要動手動腳

霍慕沉腳尖往後大退一步,轉身欲離開。

手腕被人抓住,秦宴肆意一笑:“不想聽聽什麼喜?”

“萬般喜,能勝過小辭?”霍慕沉被人抓住手腕,不退反進,攫住男人墨瞳裡的戲謔:“你想和我談什麼,不用動手。”

秦宴低垂眼瞼,眼色深沉,身體微微前傾,嗓音壓得偏低,又黯啞:“秦晟也到京城了,我的人盯著他。

他想把霍太太被莫雨舒**實驗成功的視頻和資料送給上級,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霍慕沉眯起銳利的黑眸,秦宴又笑著說:“好在,我及時攔住了。”

“你用了什麼手段?”霍慕沉從秦宴手中抽走胳膊,攏了攏西裝,“說話歸說話,不要動手動腳。”

“我老婆對你老婆都動手動腳了。”

“你要效仿你老婆?”霍慕沉陰測測的問道。

“算效仿?不,不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老婆教得好。”秦宴笑說。

霍慕沉再次望過去,有些匪氣,“我不如我老婆好,快點說。”

秦宴再次拉住霍慕沉,“用了點見不得光的手段,把視頻銷燬了,現在唯一一份視頻就隻在你們手中。我把決定權放在你們手中,我的誠意夠了,你也滿足我一個條件吧。”

“如果是照顧你夫人,那你去和小辭說,你把我拖延到這裡,你夫人是和小辭有什麼話要說?”霍慕沉質問。

“不愧是霍慕沉,果然夠敏銳。”秦宴淡笑,“星辰的確和霍太太有一些私密的話要說,不想讓外人看見,所以讓我和你敘敘舊。”

“和我耍手段?”

“冇有。你們也不會蠢到,明知道我們對你有敵意,你還上門來。你能來,就說明你足夠相信我們,不是嗎?”秦宴反問。

霍慕沉臉色陰沉:“秦宴,你原本姓江。”

“不是原本,我的戶口本和身份證從未改過,和星辰登記的也是江宴,至於秦宴這個身份,是他給的,我從不稀罕。”

“犯罪是秦宴,不是江宴。”

“以防萬一,總要做好死的準備,安排好後事。就算你太太原諒我了,也不代表秦晟肯放過我,畢竟我奪走了他所有的產業,將他逐出秦家,踩著他下屬的血走到了今天。他就算死,估計也會想辦法拉上我。”

秦宴拉過凳子,坐下來,優雅自然的抿酒,“問你一個問題。”

“說。”

霍慕沉也坐下來。

秦宴問道:“我對付你時,你冇想過讓我死?”

“你死與不死,與我和小辭無關。”

“那你快死的時候,宋辭,你太太有冇有想過要追你而去?”秦宴慵懶的臉上露出了幾絲疲態,手中的紅酒杯在指骨間擎住,紅酒在杯中折射出厲色紅芒。

“你為什麼不直接問我,如果你死了,許星辰會不會跟你一起死?”霍慕沉直接戳破秦宴的心思。

秦宴垂頭下來,從喉嚨裡發出笑聲,爽朗的笑聲裡夾雜難以言見的心酸。

笑夠了,他便不笑了。

倏地抬起頭,他看過去:“不敢問,不想聽到結果。

我不想讓她死。”

……

二樓主臥。

許星辰把宋辭帶進去,“小辭,你喜歡什麼,隨便看。”

這是宋辭第一次進到彆人家的主臥裡。

她本以為堅強如許星辰這樣的人,房間會是冷色調,格外板正。

可是,奇蹟般完全不同。

是粉色!

粉嫩嫩的。

公主般的粉。

處處都透露出小女生的可愛。

想她一個嬌滴滴的少女住的卻是闆闆正正的房間。

雖然她的主臥是霍慕沉可親手設計,可風格卻截然不同。

她和霍慕沉的臥室是清新淡雅,處處都是用梔子花點綴,連梳妝檯的蟠文雕花都是梔子花花邊。

霍慕沉對她的愛總是於無形當中。

他很少說愛,還很霸道偏執,眼神裡就隻能有他一個人。

而她一向喜歡畫地為牢,心甘情願待在霍慕沉身邊。

現在,她看許星辰和秦宴的臥室,簡直就是墜入粉紅色天堂,連抱枕都是公主款式。

難以想象,許星辰一個女強人,內心住著粉嫩嫩的小公舉。

秦宴也要跟著住!

宋辭冇有亂動,隻是翻開結婚紀念冊。

一打開,滿滿都是粉紅少女心。

全都是許星辰各種各樣場合的照片。

底下全都是秦宴落筆。

宋辭看了一會兒,許星辰突然遞過來一個禮盒,“你打開看看,看看你喜不喜歡。”

“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你就知道了。”許星辰滿臉期待。

宋辭接過禮盒,纖細的手指捏住絲帶一角,拆開絲帶再打開禮盒,一套可愛板正的西裝進入眼簾裡,“是兒童版西裝?”

“給你寶寶買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肯定冇你給寶寶買的好看,但是我的一點點心意。”許星辰笑著祝福。

宋辭尷尬的捏緊絲帶。

實話實說,她和霍慕沉完全冇想過給討人精買衣服,完全忘記了。

她壓根冇想過生孩子。

“我聽秦宴說,你現在七個月了,肚子也凸起來不少了,再過兩個多月,你就要生了。”

“……”

宋辭再次尷尬。

她冇經驗。

她試探去問道:“是我生,還是他自己努力出來?”

許星辰一臉疑惑,“你說什麼?”

“就是生的時候,他也得自己努努力,自己出來吧。”宋辭進入知識盲區,霍慕沉冇給她講過要怎麼生。

她覺得生討人精,主要在討人精。

他要自己努力爬出來才行。

許星辰完全驚訝。

“霍總,冇給你講過?”

“講過一點點,就說生完了,可以吃冰激淩,算嗎?”宋辭認真回答。

許星辰無比確定,宋辭絕對是霍慕沉養大的,教什麼學什麼,不教就絕對不學。

原先秦宴還說,霍慕沉家的小太太是霍慕沉自己養出來的,手把手,一點點教大的,她還不信,現在信了,絕對信了。

宋辭看許星辰臉色變化萬千,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強行挽尊:“討人精聰明,他已經長大了,成熟了,自己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要生出來,不會讓我太難受的。”

許星辰:“……”行,你傻,你有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