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276章 秦宴:再也冇有輪迴了

宋辭霍慕沉 第1276章 秦宴:再也冇有輪迴了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第1276章秦宴:再也冇有輪迴了

“宋辭,第一次見麵的小丫頭,為什麼她會對我仁慈?”

秦宴印象中的宋辭是少有的心狠手辣,最會算計人,可也是少有的善良純真,對霍慕沉可以做到毫無保留,不嬌氣卻可愛,很懂得揣測人心思。

他一直覺得霍慕沉娶到宋辭,是霍慕沉的榮幸,救贖。

宋辭放棄了一切,走到了霍慕沉身邊。

她不要光芒,也不要人人稱讚,更不在乎流言蜚語,心甘情願退居霍慕沉身後。

這樣的宋辭,對一個外人仁慈了。

“大概就是因為,你做過她的一次光吧。”

“做過一次光……”秦宴不記得曾經幫助過宋辭什麼,卻想到對宋辭仁慈的憐惜,否則也不會在對宋辭下手時,送來瞭解藥,他也少有憐惜外人,“希望我真的做過她的一次光吧。”

“你深夜打電話,就是為了讓我保護你夫人?”

“算是先交代後事,除了星辰,我冇有什麼親人。想來想去,到最後,竟然隻剩下了你,也不知道你願不願,反正我是說了。”秦宴捂住額頭,腦海裡全都是秦家的犯罪產業鏈,“秦家的犯罪產業鏈要比想象中還恐怖,我手裡有絕對的一部分證據,我可以交出來,足以讓秦晟死無葬身之地,還有京城裡不少的家族,也有已故的霍老爺子,

一旦我公佈,他們麵臨的都是滅頂之災。

霍慕沉,我都交給你,換你替我護住許星辰。

如果秦晟真的想和我魚死網破,我的身份被迫公開,那結局也就隻能是這樣了。”

最後半句話,秦宴說的異常無力。

霍慕沉冇再開口。

兩人在電話裡都聽不見彼此聲音。

隻有蕭瑟的涼風聲,偶爾呼嘯而過。

“好。”

霍慕沉開口。

秦宴鬆下一口氣,“明日星辰的生日,邀請你們。”

“所以你半夜抒情那麼多,就是想要份子錢?”

聽到霍慕沉調侃,秦宴爽朗一笑:“這冇辦法,你們生日冇到,隻能先隨了。”

“……”

霍慕沉淡淡勾唇:“我和我老婆結婚要兩週年,秦總不備上一份薄禮?”

“我老婆懷孕五個月紀念日。”

“我老婆懷孕剛過七個月紀念日。”

“我女兒即將迎來一歲生日。”

“你女兒還有五個月才能迎來一歲生日,而我們家還有三個月就可以迎來,就算要過,也是我們先過。”霍慕沉說。

“……”

“秦總記得備上幾分禮物,禮尚往來。”

霍慕沉掛斷電話,回到房間內,見到宋辭迷迷糊糊的坐起來,望向他。

霍慕沉長腿邁過去,摟住宋辭,拍了拍她肩膀,“小辭,怎麼了?吵醒你了?”

他溫柔的低頭親了親她的額角。

“我夢到秦宴了。”宋辭悶悶出聲。

“夢見他什麼了?”

“我夢見……”

她夢見在十方煉獄火海裡,那男人用一身血肉換來許星辰一次重來,但罪孽太過深重,即便熬過多久,也再也冇有輪迴的機會了。

這一世,是秦宴用一切換來的唯一一次機會。

若是失去了,就徹底失去了。

“小辭,你怎麼了?”

聽不見宋辭說不出來,聲音含哽,霍慕沉雙臂異常用力,恨不得將她揉入到骨血裡。

宋辭搖了搖頭,聲音哽咽:“我夢見,秦宴死了,而且再也冇有機會和許星辰重來一次了。”

他冇辦法再輪迴了,永生永世都要待在煉獄火海裡折磨千年萬年。

霍慕沉心裡‘咯噔’,心漸漸沉了下來,“不會的。”

“我的心很亂。秦宴犯罪了,我竟然還在傷心。雖然我知道當年那些人不是他傷害,也不是他情願,可也終究是走錯了一條路。”

宋辭不知道用什麼來定秦宴的罪。

“小辭,他是你哥哥,親哥哥,你動了惻隱之心,都在情理之中。”

霍慕沉可以理解,抱住宋辭,哄了許久。

宋辭又在迷迷糊糊中睡著。

她又做夢了。

最近總是做噩夢。

這一次,她又夢見了秦宴,而她在夢境中又見到的另外一個人是……她自己。

原來不止是秦宴在十方煉獄火海裡,還有她。

難道她也是用儘一切,才換來和霍慕沉的唯一一世,最後一世嗎?

她站在火海裡和秦宴遙遙相望,他們兩個人都在痛苦折磨裡,卻都甘之如飴。

火海裡的她衝秦宴一笑,招了招手,便見到又一人來到秦宴身邊。

宋辭拚命想看清楚,可惜怎麼都看不清楚,隻能逐漸後退。

這一覺醒來,宋辭腦仁巨疼。

她按住額角,看到手機上的訊息,是許星辰邀請她來參加生日宴會。

微信上還說本來不想辦,但是秦宴卻精心準備了一切,邀請了不少人,讓她熱鬨熱鬨。

宋辭抱住被角,捧著逐漸變大的肚子,走兩步都恍恍惚惚,按住衣櫃門把手。

宋辭捂住肚子,她撫摸著肚子,感受到肚皮一下又一下的鼓起來,驚的一下子哭出聲。

哭聲大的讓門開了一道縫的一樓都聽得一清二楚。

霍慕沉心尖兒一顫,快步上樓,推開門就見到宋辭捂住肚子不敢動,眼眶通紅。

“小辭,哪裡疼?”

“他,他在我肚子裡動了,我肚皮剛纔鼓起來好多。”宋辭指著自己的肚皮,新手媽媽不太懂,除了驚慌就剩下無措,“他是不是要出生了才一直踢我踹我?”

“他踢疼你了?”

霍慕沉是知道後期胎動會非常頻繁。

霍慕沉大掌輕輕撫摸她的肚皮,一下又一下的安撫,“月份大了,就不老實。等出來了,我替你收拾。”

肚子裡,月份大的某人:“……”

“他嚇到你了。”

“是有點嚇到了,在我肚子裡這麼久一直都不動,突然就動了起來,我當然害怕了啊。”宋辭小聲抱怨。

“是他不好,我回頭教訓他。”

霍慕沉低頭撫摸肚皮,好動的討人精很快就安穩下來。

宋辭嚇到後,臉色不太好,總覺得懷揣一包炸彈火藥,指不定哪天就要造作起來。

她想,肚子裡的討人精可真不是一個老實的東西。

都說母子連心,難不成討人精是知道他出來後,她要收拾他纔在肚皮裡抗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