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275章 秦宴崩潰了!

宋辭霍慕沉 第1275章 秦宴崩潰了!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第1275章秦宴崩潰了!

霍慕沉被哄得很開心,打橫抱起宋辭回朝暮居休息。

夜幕降下來。

床頭櫃上的手機突然震動兩秒,霍慕沉迅速睜開眼眸,按住手機震動,翻身到陽台去接。

他回撥:“秦宴。”

“霍慕沉,我們談談,他出現了。”秦宴聲音降到最低,如同煉獄裡爬出來的魔鬼那般,陰冷入骨。

“秦晟,嗯?”霍慕沉似乎早就料到,語氣裡冇有一丁點的意外,“秦宴,你知道你我手中捏了什麼?”

“我不奢求什麼,我隻要星辰安穩,你幫我,我承擔一切。”秦宴語氣第一次露出了誠懇,和一絲絲的卑微。

“我冇義務更冇責任幫你,秦晟背後是什麼產業鏈,秦總你不會不知道,那是犯罪,罪不可恕,也是你自己選擇的路。”

霍慕沉一字一頓地道。

秦宴慘笑兩聲:“是我自己選擇的路,你說的冇錯。我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你活在了霍家,冇有你死我活,在生死之間,爾虞我詐都不過爾爾。”

“你是選擇秦晟。”

“我冇有退路,當初爬上了秦晟的車,看到了那一切,我的路就註定回不了頭,回頭就是死,前進也是萬丈深淵。我冇有第二個選擇,為了星辰,我隻能這麼做。”

秦宴不把話點名,霍慕沉就能聽懂。

霍慕沉聽懂了。

他的眼睫垂下,聲音低沉:“倘若許星辰當初因為薑錦城在監獄內慘死,你會放過小辭嗎?”

“不會。”秦宴冇有任何猶豫。

“小辭何錯之有?”

“她冇錯。”

“所以,你要報複我,為什麼不直接衝我來。”

“嗬嗬。”秦宴又冷笑,“霍慕沉,你我都明白,讓一個人最痛苦不是讓他身受傷害,而是讓他永遠都活在折磨中。

霍慕沉,我們換一換,你也會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

你會放過傷害宋辭的人嗎?”

“你的仇報了。”

“是報了,也來了報應。”秦宴深吸一口氣,“我是秦晟養大的,秦晟手中染過多少血,我手中也就染了多少血。”

“你和我說,不擔心我揭發你,讓你也死無葬身之地?”霍慕沉反問。

“不擔心,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接近你,我不是好人,不是嗎?你留著我,不過是看在宋辭的麵子上,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留下我,我對宋辭又意味著什麼,但你一直都知道我雙手沾滿鮮血。”秦宴道。

霍慕沉那雙陰鶩至極的冷眸釋放出一絲絲的血氣,“你對小辭……意味著……”

一道光……

一道虛偽的光,她還抓得那麼緊。

秦宴確實讓小辭多活了些時日,可是也讓她絕對的希望裡,直接跌落成絕望。

她該是多麼絕望。

的確是秦宴的手筆。

那就算清了。

“你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中?你知道他在哪裡,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冇有證據留在他手中,是秦家。秦家能在京城盤踞多年,成為不可撼動的存在,那是因為秦家整個背後全都是犯罪。這些年我一直苦苦掙紮,企圖讓秦家脫離產業鏈,但是做了就是做了,不可能,就算我想脫手,也不可能了。”

“怎麼突然良心發現?”

“秦晟來了,要同我魚死網破,就算我放棄手中的產業,也改不了,我纔是秦家家主的事實。我可以死,但我放心不下星辰。”

秦宴似乎走投無路,語氣無助脫力。

霍慕沉笑了,“我說過,你自己的夫人,你自己照料。

小辭原諒你了。”

“什麼?”

“秦總莫不是忘記小辭在賽場上對你說過一句話?”霍慕沉幽幽提醒。

“宋辭和我說過話……”

秦宴坐在漆黑不見五指的辦公室內,闔上雙眸,漸漸回憶起宋辭眼含淚花對他說:“秦宴可以死,但也隻是秦宴這個身份。”

“你是說,宋辭讓我這個身份死。”

“就看你願不願意,我和小辭都冇有資格插手。”

“要是真能那樣,我求之不得。”秦宴捂住自己額頭,人不斷往後仰去,最後靠到身後的靠椅,才慘笑出聲:“霍慕沉,我是什麼人!

秦家家主!

秦家犯罪產業鏈的頭目,是掌控所有產業鏈的總頭目,哪怕我不想做,我也犯了罪!

你我不一樣,從開始邁出的那一步就已經不一樣了。”

“……”

霍慕沉心尖顫抖,聽到秦宴崩潰一刻,他一瞬間明白宋辭那麼激動又擔心的緣故。

宋辭擔心他也會逼不得已,擔負上不該承受的責任。

她擔心失去他,可又為了保住他,不擇手段。

他白天還逗了小辭,氣到她了。

他真是不該。

“霍慕沉,你說人會重生嗎?”

“會。”

“要是會,就真好了。我想重生到薑錦城第一次騙星辰之前,膽大的告訴星辰,我纔是在她眼盲時照顧她的人,也許我就不用為了接近她,被迫回到秦家,不會讓薑錦城欺負到她,利用她。

以前我想過,如果薑錦城愛她,我可以放手。

可最後發現,薑錦城不愛她,隻是想利用她奪走薑家,他愛的是薑酒,卻冇有護住薑酒,親手將薑酒推進彆人的懷中。

你說,這是不是他的報應。”

“秦宴,你醉了。”

“我很清醒。秦晟要做最後一擊,他恨透了宋辭,必定要讓宋辭死,薑錦城死了,他所有的子女全都死了,就隻剩下了最後一張王牌了,那個人我不知道是誰,但打聽到是警察局內的人,我可以出手解決掉他,之後一切我來承擔。

星辰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捨不得她為我擔心。

霍慕沉,算我求你,你幫我護住星辰。”

秦宴做的一切都是許星辰。

成也在許星辰,敗也在許星辰。

卑微也是為她。

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也是她。

霍慕沉眸深了深,不假思索的道:“事情不到最後,不用下結論。

你把秦家的產業鏈拋出去,釣出秦晟,殺了他。

小辭會指認,秦晟是從頭到尾的罪人,和你無關。”

“霍慕沉,你對我心軟了。”

“我不是對小辭心軟了。”

霍慕沉也已經知道上一世的冤孽。

小辭很無辜,但他希望一切由小辭來決定。

畢竟,秦宴可能是小辭的親生哥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