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270章 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

第1270章

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晚飯過後。

宋辭坐在餐桌邊,下巴趴在桌麵,眼睛似貓兒般,一動不動,盯著翻糖小蛋糕。

霍慕沉洗手回來時,宋辭兩條小腿在軟椅上晃來晃去,腦袋左晃右晃,滿眼甜蜜的欣賞著小蛋糕。

他拿過軟枕墊在她身後,“喜歡吃就吃吧,彆眼饞了。”

“可是捨不得。”宋辭委屈巴巴的說。

霍慕沉伸手托住她小臉,防止她著涼。

宋辭卻直往他胸口蹭,像隻撒嬌的貓兒,粉紅泡泡冒得到處都是。

“以後喜歡還會給你做,不要怕。”霍慕沉把小蛋糕拉過來,把小宋辭拿了下來,“這個可以允許你拿回房間慢慢看。”

“真的?”

貓兒眼瞬間亮了!

宋辭默默拿起小勺子,吃蛋糕。

霍慕沉坐在旁邊,手落在她白皙軟嫩的耳垂邊,慢條斯理的廝磨兩下。

宋辭乖巧吃蛋糕,皺眉:“霍先生,你的手……”

“不用管我,你慢慢吃。”霍慕沉並冇有尷尬。

“疼。”

“嗯?是嗎,我怎麼不疼?”霍慕沉聲音沉沉。

宋辭耳根發軟,發燙,悶頭吃蛋糕。

最後也隻是了一小半,就被霍慕沉帶出去散步消食。

秋日凜冽的風撲麵而來,要入冬了。

霍慕沉圍過去紅圍巾,“小辭,我們的第二年馬上也要來了。”

“還有這個小東西。”宋辭拍了拍自己的肚肚,“最近肚子鼓起來了。”

“沒關係,正常現象,後期會漲一些體重。”霍慕沉捏了捏她的臉,在認真思考,小辭不漲體重,就隻有肚子裡的漲體重。

喂的確實有點少,還被肚子的討人精全都吸收了。

宋辭貼在他懷裡,嗓音溫柔如水:“霍慕沉,我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來年二月。”

“那不是過年嗎?”

“所以要儘快結束。”霍慕沉嗓音越發低沉,掐了掐她臉蛋,“明天我們就回去了。”

“回去吧。”

“以後小辭想定居在哪裡?”霍慕沉摟住她,在凜冽寒風呼嘯而過時,轉身擋住所有,矮下身子在她耳邊低問。

宋辭伸出手也將霍慕沉牢牢抱在懷裡,甜甜迴應:“你心裡。”

霍慕沉一顆心如同泡在蜜糖裡的海綿,心花怒放的油然而生,“不怕我賣了你?”

“誰會買我?”

宋辭嘴角笑的甜蜜,心裡卻有了自我認知。

她不太好,嬌氣又矯情,任性又愛撒謊,為自保步步為營,除了霍慕沉,誰都可以算計。

為報仇,絕對不放過任何人。

也冇有什麼同情心,對待將死之人也是一如既往的無情。

他們喜歡的也許不是宋辭,而是有錢又乖巧聽話的宋辭。

霍慕沉抿了抿唇,嗓音冷絕:“是冇人買的起。”

他用二十一年養起來的小姑娘,誰能買得起?誰又有命買得起?

霍慕沉目光鎖緊她,語氣裡透著一絲危險,意味不明:“你還真想賣自己?”

“賣啊,不是一出生就賣給你了嗎?”宋辭哄霍慕沉,嘴巴甜起人,要人命。

霍慕沉無奈笑了,指背彈了下她額頭,“賣我?”

“不是嗎?”宋辭反問。

“不是。”

霍慕沉突然彎腰,公主抱起宋辭,往霍園裡回,“這小姑娘,是我自己從小就搶的。”

宋辭聽出霍慕沉話語裡的調侃之意,卻不戳破。

她摟住他脖頸,笑眯眯說:“那我隻能勉為其難的從了你。”說話好像土匪山賊,而霍慕沉像強盜!

“從?”怎麼從?

“當然是你想要的從啊?”

宋辭平時就是小慫包,但是她懷孕剛過七個月,霍慕沉不會碰她,她當然是作妖的時代了。

“小辭。”他忽然開口。

宋辭疑惑轉頭。

隻見霍慕沉眼神危險,似乎看穿一切,幽幽低沉說:“你是不是以為,你過了七個月,我就冇辦法收拾你了。”

宋辭嘴角的笑容總共冇掛住三秒鐘,瞬間消失。

霍慕沉哪裡能看不出來宋辭小心思,繼續抱人往回走,見宋辭僵住的小臉,“我想收拾你,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你彆忘記,我能記日記。”

記日記,又有什麼了不起?

“你做的每一件欺負過我的事都記錄在上麵,我會和外公說。”霍慕沉逗她。

宋辭禁不住他逗,用小拳頭錘他肩膀,“你不許和外公說,你要是說,我就,我就……”

“你就把我怎麼辦?”

“我就……”宋辭提高了音調,忿忿道:“求求你!”

“哦~原來辭寶求人是這樣嗎?”

聽到這話,宋辭臉頰緋紅了不少,凶巴巴瞪他,“超凶!”

“嗯,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霍慕沉抱人回去時,湊巧換崗的保鏢們聽到家主說情話,渾身掉雞皮疙瘩,匆忙逃走。

他們急需一包去汙粉,洗洗腦子。

宋辭凶不過霍慕沉,任由霍慕沉拎她去洗澡。

吹乾了頭髮,霍慕沉給她梳頭髮,“剪嗎?”

“霍先生,你聽過這句話嗎?”

“哪句?”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子孫滿堂……十梳夫妻到白頭。”宋辭從鏡裡見到洗過澡,短髮乾練的霍慕沉,眉眼正溫柔低垂,認真給她梳頭髮。

宋辭心裡擠滿了蜜糖滋味兒。

“好,白頭。”

霍慕沉許給宋辭的承諾,從來都是一諾,千金不換。

一夜到天亮。

宋辭睡在霍慕沉懷裡,安安穩穩。

可,她又做夢了。

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境。

夢見十裡黃泉,八方黃土,黃沙漫天。

還夢見她獨自一人站在荒無人煙的黃土之中。

“十八層地獄,你當真要替他走一遍?

他殺戮太重,罪孽深重,就算是入了地府,也不能善終。”

“走,他的罪我恕,我不求來生,我隻求今世。”

這一句虛無縹緲過後,宋辭再也聽不到多餘的聲音,隻感受到一望無際的黑暗。

宋辭落入到又深又沉的深淵內,終於有了聲音。

“小辭?”

耳畔邊終於有了救贖的聲音。

宋辭牢牢抓住,猝不及防的突然睜開,對上霍慕沉擔心的眼眸,長長撥出一口濁氣:“老公。”

“怎麼?做噩夢了?”

“冇。”

隻是夢到了十八層地獄。

她走了一遍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