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167章 你敢放出來嗎?

宋辭霍慕沉 第1167章 你敢放出來嗎?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宋辭低頭,摁緊他的臉,揉了揉他泛紅的耳垂,平靜地低哄:“霍先生,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呀。”

“小辭,想玩什麼?”

霍慕沉抵住她胸口,輕輕撫摸著她的肚子。

即便是醉了,他也知道懷裡的人兒是他的小姑娘。

“你閉著眼睛,可不可以抱著我?”宋辭低頭,哄著霍慕沉,“我的霍先生,那麼可愛,一定很厲害。”

霍慕沉突然把宋辭拉了下來,吻了吻她的臉頰,“小辭,你是不是最愛我?”

“最愛我的霍先生。”宋辭回吻住他。

霍慕沉扣住她的後腦勺,深深吻了下去。

旁邊就是投進來的錄像。

江景行的內心受到強烈的震撼,內心愈發愧疚。

當初,他們所有人都看不上宋辭,卻每個人都冇想過,宋辭在所有人誤解裡,又頂著多大的壓力,走向霍慕沉。

這一則錄像,無異於打破了破案的關口!

江景行喉嚨一哽,心裡更加明白,霍慕沉對宋辭嗬護有加,恨不得把她藏到懷裡,不讓任何人再多碰一下是因為什麼。

他原本還覺得,霍慕沉佔有慾太強,把宋辭禁錮在身邊,甚至覺得宋辭冇有自由,可丟過摯愛的人,再得而複失後,就會更加

害怕她又丟了。

江景行還是拿出手機,把螢幕上的錄像全都錄下來,作為受害者的證據,可以更好指控罪犯。

錄像放著放著,突然就彈出來一行字:

“霍慕沉,你敢把它放出來嗎?”

放出來,就是在全世介麵前,再一次揭發宋辭的傷口!

作為有力證據,必然要放給層層警檢視,又要作為證據遞交給法院,無異於告訴全世界,宋辭受到過非人虐待,而且虐待還不

止是什麼?

輿論,猜測,諷刺,甚至是對於受害者的謾罵……

看不慣宋辭的人,全都會跳出來,趁機落井下石!

宋辭餘光冷漠的掃過去,內心冷嗤:“背後的人是想讓她受不了輿論壓力,還是過不去心裡的痛苦坎坷,最後抑鬱而死……

等等!

上一世的步言也是因為何言的‘自殺’才導致步言的抑鬱。

那相同的手法,也想讓她得抑鬱症?

還是說,這是一種……催眠方法!”

“嘶——”

“小辭,你不專心,你在看什麼,嗯?”

霍慕沉擒住她手腕,扭頭就要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被宋辭扣住眼簾,“霍先生,答應我閉著眼睛,不許睜開,難道說話不算話?”

“聽話,我聽老婆的話。”

霍慕沉晃晃悠悠地站著起來,閉著眼睛抱著宋辭,竟然就上了樓。

他的步伐從容不迫,看不出來是閉眼走的。

隻有宋辭知道,他真的閉眼。

霍慕沉把她放在沙發裡,吻住她耳垂,說:“辭寶,我成功了。”

“我的霍先生,真厲害。”宋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霍慕沉單膝跪在她身邊,才能更好的抱住她,仰起頭,抵住她額頭,氣息不勻地說:“對不起,我的小心肝兒。

我冇保護好你。

對不起,對不起……”

“霍……”

“我和你二十一年多的感情,你想什麼,做什麼,我都知道,我全都知道。”霍慕沉打斷她的話,“你想讓我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都聽你的。

你不想讓我看,我就不看。

我全都聽你的。”

“!”

宋辭震驚,“你……知道。”

霍慕沉雖然醉了,但他還是分得清身邊的人。

宋辭在他身邊,他才肯放縱自己。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霍慕沉說,“我一直都知道,我們小辭為我退後太多。

也一直知道,我們小辭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卻偏偏依賴我。

你讓我知道,我是被你需要的。

小辭,我什麼都不想要,隻想要你。”

“不許哭!”

宋辭用手指撫去他眼角的淚珠,“霍先生,好好睡一覺,我去給你端一杯醒酒湯。”

“我不,你彆離開我。

我不會放任你再離開我一次。

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一次了。”

現在的霍慕沉無異於是脆弱的!

也是宋辭從未見過的霍慕沉!

宋辭搖搖頭,“我不會離開你。”

“你騙我。

你離開我三次。

一次上一世,兩次七年前。

我不想再經曆一次了。”

霍慕沉脆弱得讓人心疼。

“咚咚咚!”

輕聲敲門聲。

管家輕輕推門進來,端一杯醒酒湯過來,“太太。”

“拿過來。”

等管家走過去,他恐怕是見到過此生此世最難忘的一幕,因為一向高冷的先生跪在太太身邊痛哭。

他匆忙把醒酒湯放下來,又匆忙退出去。

宋辭卻難得見到霍慕沉發泄心裡的委屈。

一直以來他都是惜字如金,抗下一切責任。

她端到他嘴邊,“聽話,喝湯。”

“辭寶,餵我。”

“好,餵你。”

宋辭有點奇怪,明明霍慕沉是醉了,腦子卻分得清邏輯,就是……行為很幼稚啊!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但是我控製不住我自己嗎?’

等到宋辭的勺子遞到他唇邊,霍慕沉就躲開了,“用嘴喂。”

霍慕沉突然嬌氣起來!

宋辭噗地一聲笑出來,“霍先生,你真的好過分哦!”

霍慕沉舔了舔她唇角,“你喂不喂?”

“喂!”

宋辭唯一一丟丟的小難過全都被男人的嬌氣打散。

她喝了一口,然後堵住男人的嘴巴。

霍慕沉伺機吻了下去。

好半晌,才鬆開氣喘籲籲的宋辭。

宋辭嘴巴被吻得紅腫,氣氛沖沖地站起來,嚇的霍慕沉去抱她,“不許亂動,討人精會不舒服。”

前麵所有的傷心焦慮全都被這一句話打破。

什麼叫,她不能亂動,討人精會不舒服!

宋辭端起醒酒湯,來回在房間裡跺腳,“霍慕沉!

你過分了啊!

什麼叫我不能亂動,討人精會不舒服!

合著,我還要伺候他嗎?

你是不是更愛他,不愛我啊!”

“冇有,我愛小辭,我最愛辭寶。”

“冇有最,是隻愛我,我不許你愛他!”宋辭吃起醋來特彆過分。

她瞄了一眼抽屜,偷偷踮起腳尖,從抽屜裡拿東西出來。

再轉頭,笑得一臉甜美。

“老公,喝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