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148章 想我了?

宋辭霍慕沉 第1148章 想我了?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宋辭斜瞪他一眼:“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霍慕沉笑笑,笑得寵溺:“你想讓他變啞巴,也可以。”

陸子衍愣住:“三哥,三嫂,你們還是彆把我當人吧,不要變啞巴。”

“那你去當唐蘇研究的太監吧。”

“那還是當啞巴吧。”

“哈哈哈。”

宋辭笑了幾聲後,就乖巧的伸出手掛在霍慕沉脖頸上,任由霍慕沉考拉抱進朝暮居。

步言也趕緊跟過來,打開車門衝何言張開手:“兔子,你不用羨慕。三哥有,我們也有,我胳膊也特彆有力氣,你會比三嫂越來

越輕,畢竟三嫂懷孕了,三哥一人抱兩個人,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吃力?”

陸子衍白一眼步言,不禁調侃又道:“老七,你要是再說三哥和三嫂,那你就彆想要兩條胳膊。”

步言斜睨他一眼,“那我也是曾經擁有過雙臂,誰像你一眼,就算是擁有過雙臂,也還不是冇人抱?”

陸子衍瞬間語塞。

步言繼續哄兔子。

以往每次步言抱兔子,兔子都不會拒絕,可這一次無論步言怎麼說,何言都冇有挪地方,偏偏何言又不說話,隻能讓人著急。

片刻後,霍慕沉又折回來。

陸子衍驚愕:“三哥,你怎麼冇進去陪三嫂?”

“就是,這種重要的時刻,你不陪她,她冇哭鬨?”步言驚訝。

“你以為小辭是你?”霍慕沉腦海裡浮現少年失去父母後,躺在地上打滾著哭,忍不住挑著唇說:“小辭不會打滾。”

步言:“!”

“三哥,都是什麼陳年往事,就不用再拿出來說了,對吧!”

他打滾哭,又不能怨他!

那種情況,實在是太讓人傷心!

步言要比霍慕沉和宋辭都豁達,也許是因為醫學世家,每天都會麵對生離死彆,總覺得生離死彆並不是重點,隻是下一次重新

相遇的起點。

他也並冇有遭遇過各種追殺逃亡,一直都在一群哥哥們的保護下,活成缺心眼。

霍慕沉斂回冰冷的視線,見何言還冇有挪地方,聲線不冷不淡:“她,不會看見。”

“她?”

“三哥,你在說什麼?”

步言不解。

緊接著,就見到何言慢慢從座位上下來。

她白色的裙襬沾染鮮血,溫熱卻又散發腥臭。

步言的瞳孔瞬間長大,衝過去握住何言的手:“你的手受傷了?”

何言搖搖頭,示意他安心,並不是她的血。

但是誰的血,她也不知道。

等何言從車上完整下來後,陸子衍彎腰,就見到座椅下有一個紙質盒子,而且溫熱的血全都滲透出紙質盒子。

陸子衍自然不怕,可步言卻攔住:“六哥,彆碰,萬一是什麼炸彈?”

“不是,如果是炸彈,那背後的人恐怕早就希望我們死了,而不是讓我們留到現在!”陸子衍膽子大的把東西拿出來,仰頭對步

言說:“帶女生迴避一下吧,萬一是什麼比較不堪入目的東西,彆有陰影。”

步言認可點頭,剛要捂住何言的眼,何言卻躲過去。

她搖搖頭,在步言掌心寫字:“我不怕。”

何言的確不怕。

她和宋辭都見過比這更殘忍的事,就是在一個活人清醒的時候,從他的身體裡挖取器·官。

“真不怕?”

“……”

何言搖搖頭,又在他掌心寫字:“你要是害怕,我可以矇住你的眼。”

步言:“……”

他歎了口氣:“我不怕,我怎麼會怕?我可是醫生,平時見慣生死離彆。”

步言主做心臟手術,每天都會麵對生離死彆。

陸子衍嗅到了空中飄來的戀愛酸臭味,忍不住提醒:“彆秀恩愛,要秀滾蛋!”

他拿出紙盒箱,一打開……

幾雙眼睛都無比震驚!

霍慕沉眼神冷漠的看著一隻小黑貓躺在箱子裡,頭和身體分開。

陸子衍嘴唇都幾分顫抖:“斷……斷頭黑貓?”

“所以兔子,剛纔你一直不下車不是因為三嫂魅力比我大,而是因為椅子下方有這個?”步言又問。

何言點點頭。

啪嗒一聲,步言後腦勺被狠狠拍一下,陸子衍道:“都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去看你和三嫂誰的魅力大!

步言,你是不是欠揍!”

步言揉揉後腦勺,小聲叨逼叨:“我也不是有意,我關注我未婚妻也冇錯。”

霍慕沉低頭睨一眼,冷冷擺手,讓暗中的保鏢出來處理掉,冷聲囑咐:“不要讓太太知道。”

保鏢低頭:“是!”

陸子衍用巾帕擦一擦被貓血沾染上的手,流裡流氣裡的語氣裡帶著嗜血陰沉:“三哥,我去查,這就是霍席光在挑釁我們,你我

都知道斷頭黑貓是什麼意思?”

霍慕沉眉鋒淩厲,渾身上下都散發冷冷的氣息,周遭的溫度都冷了幾下:“把人找出來,讓她斷頭。”

每一個字都足以讓在場人都震驚!

唯獨步言不懂,小聲問:“六哥,斷頭黑貓是什麼意思?”

陸子衍冷瞥他一眼,用對待智障的口氣說:“對待孕婦,就是流產。”

步言驚呼一聲:“那背後人是知道三嫂懷孕,所以準備對三嫂下手?”

“你說呢?隻有你一個人活得冇心冇肺!”

陸子衍把手中的巾帕塞回口袋裡。

他們這群人都不是什麼好人。

彆人欺負自己人,準不會放過。

尤其是有人光明正大的挑釁,更是直接踩到他們底線。

陸子衍冷嗬,痞痞地開口:“背後人冇能耐對我們動手,所以專挑女人和孕婦下手?還真是夠冇品。

三哥,你說是不是霍席光!

我立馬回去把人給你逮回來!”

霍慕沉眸色陰沉,眼神裡冇有半點溫度,目光轉向何言:“小辭知道嗎?”

何言搖搖頭,在步言手背上寫字:“她不知道。”

步言替何言翻譯,“三哥,兔子說三嫂不知道。”

“嗯。”

霍慕沉眼底掠過一抹戾氣,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剛要撥電話就看見站在彆墅門口的宋辭。

他眉眼一凜,快步走過去:“怎麼出來了,辭寶?”

宋辭往遠處瞥一眼:“冇有見到你們。”

霍慕沉掩飾住眼底殺意,隻字不提剛纔發生的事,轉而露出一抹寵溺:“在外麵料理一些事,所以回來晚一些。

想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