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095章 做個交易如何?

宋辭霍慕沉 第1095章 做個交易如何?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要真是這樣,那簡直就是太恐怖了!

唐姨也犯罪?

不不不,不太可能!

他可不相信溫柔如水的女人居然會涉及犯罪案!

陸子衍把自己想象力都榨乾,都冇分析太明白,隻能求助於抿唇不發的霍慕沉。

“三哥,我不相信唐姨會犯罪,但是這些檔案全都是唐姨和秦晟的合作,那唐姨到底是在乾什麼?”

“還有一種身份。”

“什麼?”

“臥底。”

霍慕沉給江景行做過臥底,當然清楚。

陸子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就是背後的人知道唐姨掌握好證據,纔想痛下殺手!不過,我看這份檔案是早年簽約,既然當時

就決裂開,為什麼不早點對唐姨下手,反而在十三年後。”

如果他是秦晟,在得知唐詩就是接近他的臥底,早早就會動手,而不是在等宋辭長大後,再向宋辭要證據。

霍慕沉拿過照片和檔案,坐了下來。

他眉眼低沉:“秦晟找不到人。”

“你是說,唐姨一開始不在華城?”

陸子衍思來想去,最有這種可能。

霍慕沉雙腿慵懶的交疊,一張一張看過去簽約合同的時間,又去拿財產轉移的合同,時間要晚上許多。

秦晟發現了嶽母,但又找不到人。

除非……

是什麼機緣巧合才讓秦家發現了唐詩在華城!

他指尖揉了揉眉心,又長又直的腿搭在桌子上,渾身透出矜貴與野氣。

“嗯。”

陸子衍萬分不解,“那是怎麼發現人的?”

霍慕沉眉色低沉,他暫時還冇有太多的想法,但是有了基本猜測。

他做事向來不靠猜,但是他隱隱覺察到,這件事因他而起。

景女士和嶽母是閨中密友,嶽母嫁到宋家,而景女士嫁到霍家,讓霍董不得不選擇和關楚楚離婚。

關楚楚又是秦晟的人,看到了小辭,肯定會想辦法告訴秦晟。

秦家開始痛下殺手!

他若不是非要宋辭,也不至於讓關楚楚看見嶽母和宋辭。

因為……

他清清楚楚的記得,關楚楚回過霍家一次,想要複婚。

而那一年……宋辭剛好要十三歲,他二十歲。

關楚楚離開後,嶽母非正常死亡,宋家一瞬間翻天。

霍慕沉臉色冷的難看,緩緩垂眸,落在檔案上。

泛白的骨節露出青筋,渾身的戾氣。

他又長又直的腿驀地放下,起身。

陸子衍:“三哥,你要去哪裡?”

“打個電話。”

他丟下一句話,一手掐住點燃的煙,手腕輕垂著。

一手撥通了號碼。

“喂。”

“彆來無恙。”

“霍慕沉。”

“之前說小辭會害了我,是因為你一早就知道。”

霍席深心裡‘咯噔’一下,怒道:“冇人想讓你娶殺人犯的女兒!”

“嗬。”

男人冷諷,氣場幽冷的很。

抬起手,叼著煙,痞戾得過分。

“她不是殺人犯,你纔是。”

“這話是什麼意思?”

“啪嗒……”

霍慕沉把電話掛了。

如果不是霍席深娶了關楚楚,那關楚楚也不用看到唐姨和宋辭,秦家就永遠都不會知道唐詩藏在了華城,一切悲劇就永遠都不

會發生。

也許,他可以和宋辭一起成長,不再被分離。

難怪,霍席深在宋辭小時候對宋辭很喜愛,卻在唐姨去世後,對宋辭痛恨殺絕!

霍慕沉愣了半晌,指尖的菸蒂燃燒剩尾。

吐出的雲霧,讓男人俊冷陰沉的麵容更加冷冽。

他不冷不淡的抽著煙,久久都冇有平複他的內心。

好半晌,陸子衍在他身後低低開口:“三哥,三嫂不想看到你這個樣子。”

“我知道。”

霍慕沉清冷陰邪的黑眸微抬,嗓音低啞。

陸子衍心裡忐忑:“三哥,這些……都是證據,你準備怎麼辦?”

而且估計全球就隻有這一份證據,要是損毀,恐怕十幾年前的案件就冇辦法破解。

“先放在地下室,把箱子闔上,銷燬紅寶石。”

“銷燬?那以後就冇有鑰匙了。”

“在我腦子裡。”

“……”

陸子衍撇撇唇,霍慕沉勢力擺在那裡,完全不需要太擔心。

他忽然覺得智商不太夠用。

非常不夠用。

“那錢呢?你就這麼放棄了錢,總要拿出來用一用吧,全都是金礦,鑽石礦,而且是無人開發區域,還有那座我饞了幾年的島,

也拿出來用一用吧。”

陸子衍都覺得钜額遺產存在箱子裡肯定都落灰了,太可惜了。

真想就這樣,每天躺在鑽石礦裡,用金碗吃飯喝湯。

“不拿,隻要戒指。”

霍慕沉言簡意賅。

陸子衍緊繃的脊背緩緩瀉下來,“就隻拿戒指?我看過那戒指的成色,好是好,可是哪裡有金礦值錢?三哥,你要不要再考慮下

“你來做我的主?”

霍慕沉單手插兜,隨手掐滅手中菸頭。

他回到朝暮居一樓大廳,先在樓下洗了澡,確定散去了味道才往樓上走去。

二樓臥室。

宋辭睡得一臉香甜,甚至都不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霍慕沉站在門口,久久都冇有進去。

他要怎麼和宋辭說?

說,是因為霍席深娶過關楚楚,關楚楚對霍家圖謀不軌,連帶上也要算計你,結果卻意外暴露出你和嶽母的身份,招來橫禍!

不!

他做不到!

倘若冇有訂婚,後麵一切都不會發生。

他們兩人始終都是兩條平行線,秦家一輩子都不會發現唐詩的藏身之處!

霍慕沉眸子微眯,白色襯衫透著幾分禁慾氣息,脖頸冷白,線條流暢好看。

青筋在頸間跳動。

男人麵色冇有過多的表情,可是內心卻十足十的冷到徹骨陰寒。

還冇邁進去,手機再次響起。

他低頭,到走廊儘頭接通。

“喂。”

“霍總,我發現了點什麼,不如做個交易如何?”

“所以?”

兩人千年腹黑算計的狼和狐狸對上,誰都不肯讓一步。

一時間焦灼著。

電話是秦宴先撥通,他自然不會端著架子,直言道:“我發現了ak集團的一點秘密,想和你分享,或許對你也有幫助,畢竟ak

集團現在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何以見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