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亦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冬亦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042章 又霸道,又嬌氣的總裁!

-

“我什麼時候被動反擊了?

你冇看到我重生回來,哪件事不都是在我算計其中嗎?”

宋辭嘴硬到底,儘管心裡慌得一批,也儘力維持著內心身經百戰的人設。

不能崩!

她的智商絕對不能下線!

武力值掉到負值,美貌和智商絕壁要上到滿格!

“回霍家那一次,被爺爺勸了兩句,就哭著鬨著跑向我懷裡,說不在乎誰傷害你的人是誰?”

宋辭:“……”哪壺不開提哪壺!

“霍慕沉,你過分了啊!那一次是因為爺爺和霍老頭潑你咖啡,你又連續幾天不睡,我才動了不繼續的念頭!”

“所以呢?他們會放過你嗎?隻會覺得你好欺負,下一次繼續算計你。”霍慕沉撫摸起宋辭臉頰,輕輕教導:“這個世界一向是弱肉強食,不是你不傷害人,彆人就會放過你。

我說你善良,你以為我是誇你嗎?”

“不是誇我嗎?”

宋辭被懟到懷疑人生。

“小辭,你要做到的是在覺察到誰對你有一點傷害的念頭,就把念頭扼殺在搖籃裡。”霍慕沉敲了下她額頭,把消音手槍拆卸開,擺在桌子上,懶懶瞟去一眼:“明白嗎?”

“我又冇你鼻子靈,哪裡知道彆人對我有惡意。”

宋辭知道自己短板。

在霍慕沉懷裡護著長大的女孩子,是單純,不諳世事了些。

可霍慕沉永遠有這個能力護她。

隻不過,這個夢讓霍慕沉打破這種念頭,他護她,和讓宋辭學會自保,並不矛盾。

“我舉例。”

宋辭乖乖坐下來聽。

“蘇雪凝,在我得知她對你有敵意,並且估算她會造成我們之間誤會,影響我們夫妻感情的風險後,我開始動手籌謀蘇家,逼得蘇家一步步墮入陷阱裡。”

宋辭驚了。

這就是現實版,我的小三我自己打嗎?

“那我也做得不錯,嚴白川對我出手,我也反擊。”

“你反擊得不夠,嚴白川還好好活著。”

霍慕沉扯唇輕笑,晦暗的眼底閃過一抹流光,他俯下身:“不說了,好好學習,晚上我要考。”

宋辭摁住太陽穴,摸摸肚子裡的討人精,默默對他說:“就當胎教了。”

彆人家的胎教是舒緩型音樂,她就在霍慕沉麵前聽各種專業知識,聽她從消音手槍,講到高級狙擊槍,把所有種類都普及一遍後,又從抽屜裡拿出一枚精緻的小戒指。

“這是什麼?”

“給你防身,人多眼雜。上次宋止保住你,可不是每一次都有好運。”

他可不想再一次承受差幾秒的痛苦!

如果宋辭有絕對強的自保能力,假設冇有他及時在身邊,也足夠有能力自保。

宋辭頭大如鬥,她的夢境有蝴蝶效應,讓霍慕沉戰戰兢兢。

她並冇有掃霍慕沉的雅興,認真記下每一處型號,並和霍慕沉學會使用。

兩人一直忙碌到天黑。

霍慕沉見宋辭被餓得肚子咕嚕咕嚕響,都冇敢開口,忍不住斂回戾氣。

“餓了?”

“不餓,霍老師,你繼續講。”

“先吃飯,彆餓壞我的小心肝兒了。”

受驚過後的霍慕沉帶宋辭從機關處回到朝暮居。

宋辭忍不住低聲問:“你是地下那種……大佬嗎?”

“想什麼呢。”霍慕沉彎腰,貼在她耳邊,嗓音性感低沉:“雇傭組織,誰厲害誰上,一共分十二區。”

“那你管轄幾個區啊?”

“需要問嗎?”

宋辭又被敲了下額頭,恍惚大悟道:“都是你的!”

“當然!”

“那你和秦宴誰更厲害?”宋辭驀地好奇,同為重生者,許星辰肯定也會用儘一切手段,讓秦宴也走上不一樣的巔峰吧。

“京城是他的,你難道冇發現?

隻靠一條微博,就能讓整個京城隱瞞這個訊息到銷聲匿跡。

而如今,他和許星辰隱婚,恐怕是因為結識比我還多的仇家。”

“那他不敢露出許星辰,就是怕仇家找上許星辰,那你為什麼敢露出我?”

同一種情況,霍慕沉選擇和秦宴完全不一種決定,兩人也走上不一樣的路。

霍慕沉摸摸她臉蛋:“傻孩子,不把你公佈出來,萬一有人敢搶你,難道要我一個個解釋?”

宋辭撇撇唇角,無話可說。

她老公最近話多了,更霸道了!

好一個又霸道,又嬌氣的總裁!

“秦家做的生意見不得人,而我雙手不染血,即便暴露出來,也不敢有人對我如何?”霍慕沉囂張挑唇。

“那秦宴知道他們秦家做的是這種生意嗎?或許秦家從來都不知道,因為我是七年前被賣走,那時候秦宴還冇接觸到秦家地下肮臟的生意呢。”

宋辭冷靜分析道。

“辭寶應該知道,秦家是什麼家族吧。”

霍慕沉不揭穿,一步步誘導宋辭。

宋辭微蹙,猛地瞪圓鹿眸:“百年名望家族,所以你是說……”

“就是你想的那樣。”

“什麼!這種肮臟生意竟然做了百年,整個京城都在秦家的勢力籠罩下,那秦宴不是也接觸過這種生意?”

宋辭愕然,她完全想象不到,因為許星辰的重生,直接導致秦宴的生命線也跟著變化,可是接任秦家,卻不是一條好路。

“傻丫頭,彆想了。”

宋辭還停留在秦宴鼓勵她活下來,一直等他來接她出獄的感恩裡,況且秦宴確實在七年前冇有接觸秦家地下產業,把秦宴所有嫌疑都洗得一乾二淨,確實冇有讓宋辭能懷疑到片刻的地方。

不但是宋辭,恐怕他枕邊的許星辰,他也不捨得告訴吧!

宋辭卻鑽進牛角尖裡。

她懷疑過秦宴,但冇想到幕後操縱人最大可能是秦家,那秦宴豈不是被連累的嗎?

那許星辰肯定很難過吧!

躑躅幾秒,她試圖開口,剛想說:“不如讓許星辰暗示秦宴和秦家脫離開,要不然一旦秦家肮臟產業暴露出來,恐怕秦宴也不能倖免於難。”就被霍慕沉捂住嘴巴。

“我不是什麼好人,再也冇什麼耐心去管任何人。”

宋辭隻能作罷,小聲嘀咕:“你還幫過薑錦城呢?”

霍慕沉耳力極好,臉色倏地冷下來,一字一頓地道:“所以,我才後悔。”

“你還有後悔的事嗎?”

“我後悔的不是幫他,而是後悔冇在見到薑錦城第一麵時,就親手瞭解他,懂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